亲,欢迎光临39书阁!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9书阁 > 科幻小说 > 拜师四目道长 > 第二百五十四 岳鉴章氏族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二百五十四 岳鉴章氏族

    第二百五十三章图腾荒兽

    ……

    “原来是幼崽被这青蛇伤了,怪不得金狮会暴怒!”

    就在这时,金狮再次跟青蛇厮杀在了一起。

    不过,金狮实力上明显弱了青蛇一些。盛怒之下,开始时虽然勇猛无滔,但越到后面,反而越显得弱势。

    徐君明没有贸然插手。

    这么好的捡便宜的机会,如果放过,他就不是徐君明了。

    “吼…!”

    “嘶…!”

    被青色巨蟒缠住身体的金狮,怒吼一声,死死咬住青蛇七寸。

    青蛇刺痛,粗壮的身体紧紧缠住金狮。

    金狮四肢死命挣扎,想要逃出青蛇的绞杀。

    而青蛇死死缠住金狮。奋起全力,不住向内压缩。

    双方翻滚着,山谷内的巨石、老树,被压得粉碎。

    飞洒的鲜血,掉落的鳞甲和毛发,更是增添了无数煞气。

    周围几乎所有荒兽都跑了。

    图腾级的荒兽跟先天不是一个层次,即便是受伤的图腾,也不是先天能够应付。

    当然也有不信邪的,在徐君明左侧百丈外的树林中,就藏着一只近十丈长的双头巨狼。

    对面五百丈外,山隙中藏着一条十五丈长的巨蜥。

    这两个家伙都是快要突破图腾的荒兽。有胆量留下来,看看有没有便宜可赚。

    就算能喝几口图腾荒兽的血液,对它们而言也是大补。

    慢慢的,金狮和青蛇的挣扎越来越小。

    一刻钟后,不动了。

    徐君明借助青铜镜,可以清晰的看到金狮和青蛇体内的情形。

    青蛇还好,虽然被咬穿七寸,但只是血液流失过多,心脏并未被咬破。相反,金狮的骨骼,尤其是脊椎骨已经断裂,五脏六腑破碎,心脏也被断裂的肋骨戳穿,眼看是活不了了。

    活动了一下关节,把长矛从葫芦中拿了出来。

    “胜负已分,也该我收割战利品了!”

    那青蛇的实力,不比那头把他坑到这鬼地方的金雕差。东人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但跟金狮大战一场,流了那么多血,命也只剩下半条。

    壶天神行术。

    徐君明瞬间来到青蛇头顶,手中长矛闪电般从眼中刺了进去。

    这里的荒兽可不像外面那些修士,一个个都有法器护身。虽然能出其不意的打伤对方,但想要一击毙命,却很困难。

    用青铜镜找到青蛇弱点的徐君明,一击必杀。

    如此近的距离,根本没给它半点反应的时间。

    “嘶…!”

    青蛇痛鸣一声,独角上撩,直刺徐君明。

    图腾级荒兽的生命力顽强无比,即便是要害被伤,也不会马上死去。

    早有所准备的徐君明闪身躲开。

    粗壮的大腿,仿佛开山巨斧。

    “玄武桩!”

    强横的巨力爆开。

    “轰隆…!”

    蛇头被他一脚踢飞,连带金狮的尸体横飞十几丈。

    乱石迸溅,蛇血横飞。…。

    “嗡!”

    巨大的蛇尾,跨空而来。

    临死反击,格外猛烈,其中蕴含的无匹巨力,霸道而刚猛。

    徐君明没有硬接。

    “壶天神行术。”

    身形瞬间消失,再出现时,已经是青蛇头顶。

    “青龙拳!”

    刚猛的铁拳,仿佛出膛的炮弹,重重轰在长矛尾部。

    ‘嗤’的一声,长矛透骨而出,直接贯穿了青蛇左脑。

    红白飞溅,洒了一地。

    青蛇一颤,仿佛瞬间被抽去了所有精气神,巨大的身体缓缓瘫软下来。

    伸手一招,长矛倒飞回来,持矛在手,徐君明浑厚的气血冲天而起。

    属于图腾级别的气息,压得双头巨狼和巨蜥不敢妄动。

    拿出九峰山。把青蛇和金狮的尸体收了进去。

    一拍腰间葫芦,所有的血液、毛发和血肉也被收拾干净。

    脚步一迈,再出现时,已经来到一个足有五十丈之巨,三十丈高的巨大的山洞中。

    洞中腥臭无比,一片巨大的兽皮上,躺着一头丈许大的金狮。

    相比于之前那头,这头金狮无疑是个小家伙。

    原本金灿灿,如同火焰的毛发,此刻都软踏踏的贴在身体上。体内筋骨断折,五脏破裂,只有一息尚存。

    若是不管的话,最多一个时辰。这小家伙就没命了。

    在阳庐空间,魂魄最多存留七日,然后就魂飞魄散,只留真灵转世。

    “这小东西血脉不凡,将来培养好了,也是一头不错的御兽。”

    想到这里,单掌贴在金狮肚腹,法力喷吐,替它理清经络,化清淤血,又服了几粒丹药补充元气后,这小金狮的气息终于稳定下来。

    拿出九峰山,把小金狮,连带他身下的兽皮,以及一块丈许方圆的赤红色巨石收了进去。

    都说天材地宝必有异兽守护,这洞玄下品的天阳石,便是金狮守护的至宝。

    眼看再无其它有价值的东西后,徐君明借助青铜镜,很快找到了青蛇的老巢。

    在一个足有千亩大的湖心岛中央。东人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有一块十丈大小的巨石,巨石上长了十三株青草。

    四大,九小。

    大的高一丈,小的高三尺到七尺不等。

    叶片修长,色如青碧,顶部抽出半尺来长的穗子。

    徐君明一见大喜。

    “赤玉稻!”

    赤玉稻是洞玄中品的灵谷,跟黄粱米同属于五谷范畴。但前者是洞玄,后者是洞真。

    差了一个大级别,功效自然天差地别。

    “这可真是大机缘。”

    心中高兴,徐君明拿出九峰山,不惜耗费法力,把湖心岛连带下面的湖水全装了进去。

    放在了九峰山第一山和第四山之间。

    探查一番,挪动并没有影响到赤玉稻的长势,而且还因为浓密的灵气,生机增强了几分后,徐君明才松口气。

    顾虑到山和老刀他们还在担心,徐君明也没在九峰山多待,打坐调息恢复法力后,便回到荆棘林,带着他们杀了几头荒兽,回到了部落。…。

    ……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

    吞服了金狮的精血,徐君明的肉身修为更进一步,直接开辟了十三个窍穴,进入了肉身五转。

    肉身和法力终于平衡起来。

    从两头荒兽身上得到的材料,也让他炼制的皮甲和长矛更进一步。

    尤其青蛇头顶的那根独角,直接让长矛成了中品灵器。

    调息打坐,恢复法力后,徐君明走出洞府。

    一道金色的闪电飞来,落地化为一头丈许长的金狮。

    金色的毛发在阳光下,璀璨生辉,灿如烈火,显得神圣无比。

    金狮低吼一声,毛茸茸的大头凑到徐君明面前,拱了拱他的大腿。

    摸了摸它的大脑袋,金狮脸上露出享受之色。

    这小家伙半个月前。就已经在他的治疗下恢复旧观。另外,徐君明还施展灵魂道法,抹去了它关于母狮的记忆。

    跟它玩闹了一阵后,徐君明出了九峰山。

    盘坐在自己山洞静室内,拿出宙光镜,法力催动到最大,镜光闪烁,眼前一条茶杯大小的空间通道明灭不定。

    努力良久后,徐君明叹了口气,把宙光镜收了回来。

    经过这段时间的不断领悟,壶天法符已经进阶到蓝色八丈大小,但更进一步的壶天法符配合宙光镜,仍然无法打通去往外面的空间通道。

    “看来,除非我能把壶天法符推进到赤色境界。否则是出不去了。”

    但壶天法符本就领悟艰难,就算有青铜镜辅助,恐怕也要耗费几年苦功不可。

    “时间虽久,但总归也不是没有办法。”

    摇了摇头,收拾心情,转身出了山洞。

    外面,部落的孩子们在山树的带领下,正在一招一式的练习四象掌。

    这套掌法,自然是徐君明所传,极适合扎根基。

    至于天罡九转,没有法力,他们根本无法修炼。

    简单看了一眼,便走到巨洞内侧,一个一米宽的石洞外面。

    “老族长可在?”

    “是徐啊,进来吧!”

    苍老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徐君明迈步进去。东人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宽大的石洞内,一个身穿兽皮袍,手持木杖,须发皆白的老者,盘坐在一张铺着兽皮的石床上。

    老者少了左耳,脸上也带着疤痕,但威严却不减当年。

    尤其一双眼睛,仿佛鹰一样锐利,只透人心底。

    “拜见老族长!”

    徐君明恭敬道。

    当初便是这位长者一天三碗兽血,把他救了过来。

    “徐,有事吗?”

    老族长微笑道。

    徐君明一拍腰间葫芦,掌中出现了一个李子大小的玻璃球。

    里面有着一条鳞甲俨然,头生独角的青蛇。

    伸手一点玻璃球,被他所杀的独角巨蛇的气息一闪即收。

    老族长感受到这丝气息,神色一下激动起来。

    “图腾荒兽?!”

    徐君明点头后。

    “这是那天兽潮,我斩杀一头青角巨蛇后得到的。希望能让族里诞生一位图腾战士。”…。

    老族长深吸了口气,语气坚定。

    “不行,这东西太珍贵了,族里不能白拿。”

    “族里当然不是白拿。但,单凭救我性命这一条,就足够了。”

    “徐,我明白你的意思。但图腾荒兽的价值太高…!”

    “老族长。”打断他后,徐君明继续道,“我已经是图腾战士,这青角巨蛇的精血和魂魄我也用不上。另外,我希望离开族里,出去闯荡一番。若是族中能诞生一位图腾战士,我也能放心离开。”

    “你要走?”

    徐君明点了点头。

    “老族长也知道我不属于这里。”

    老族长颔首后,目光一下变得深邃起来。

    “故老相传,从古至今,荒界中多有人、兽从天而降,乃是天外来客。但绝大部分都摔死了,能活下来的,少之又少。这么多年,你还是我见的第一个。”

    “不过,徐,你要明白,但凡是进入荒界的外来人,从未有人能出去。”

    “我知道,但我要尝试一下。外面,还有很重要的人在等我。”

    看他语气坚决,老族长点了点头,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