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9书阁!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9书阁 > 女生言情 > 太子宠妃没道理 > 第21章 1后遗症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大夫看到凌云杰的样子着实被吓了一跳,但是作为一个医者,他还是淡定的走过去给他把脉。

    “怎么样,大夫,我儿子他这样是不是有什么问题?”范红绸见大夫在把脉,等不及的问道。

    “没看到大夫还没看好吗?催什么催?”老夫人这是看范红绸怎么看怎么不舒服。

    若是凌云杰的身体真的有问题,而她竟然能瞒着咱们十几年,还因此事打压月儿,那就真的该死了。

    范红绸见老夫人动怒,这才闭嘴,只是眼神担忧的看着凌云杰的方向。

    凌云志和凌梦莹站在人群最后,在看到凌云杰皮肤颜色的时候,也着实吓了一跳。

    只是转念一想,他如今这个样子,多半跟凌汐月脱不了干系。

    这凌汐月也真是够狠的。竟然从这个方面开始先毁了他。

    只要证实了凌云杰皮肤颜色的问题,那凌云杰在这凌府上就真的没有存在的价值了。

    不过,他们倒要看看,这肤色凌汐月替他改变的彻不彻底。

    “大夫,到底怎么样了,您看了半天倒是说句话啊。”范红绸还是很担心凌云杰的样子,所以急切的问道。

    大夫这才松开手,一脸严肃的说道,“公子身体倒是没什么大碍,只是这肤色......”

    说完。大夫忍不住皱了下眉头。

    “这肤色是不是有问题?是不是有人人为的?”范红绸急切的追问道。

    “不是,少爷这肤色,应该是与生俱来的,所以......”

    “你胡说,我儿子生来是个健康正常的孩子,这肤色怎么会是与生俱来的,这肤色一定是被人陷害的,一定是有人给我儿子下的毒,或者是趁他不注意的时候给他染的颜色,一定是这样的,你身为大夫,就不能看清楚点吗?你就是这样随便给人的情况下定论的吗?”范红绸说话有些激动,眼睛通红的看着他,就像在看一个仇人一样。

    “夫人你冷静点,我说的都是事实,公子一点问题都没有。菁番茄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身体更没有中毒的迹象,他现在非常健康,若是夫人不相信,觉得公子身上的颜色是染上去的,大可以让人打桶水来给公子清洗一下。”大夫见她竟然不相信自己的医术,质疑自己,有些恼怒。

    “来人,快给少爷打桶水来清洗一下,我就不信了。”范红绸激动的说着。

    老夫人全程都是黑着脸的,本来凌汐月说的话,她都已经相信了大半,再加上大夫的话,她更是对凌云杰绿色肤色的事实深信不疑。

    只是范红绸要闹,那就让她好好证明一下,若是事实如此,也免得她像疯子一样胡闹,平白让外人看了笑话。

    不一会儿,就有下人打好一桶水,凌云杰几乎是半刻没犹豫的直接跳进浴桶里。

    可是不管他怎么用力搓皮肤,都没有改变他现在绿色皮肤的颜色。

    所有人都像围观猴子一样的盯着他,让他自己更加确信了自己肤色的问题,不由自主的用怀疑的眼神看向范红绸。…。

    范红绸被他看的心里更加难受。

    自己生的孩子是什么样的,难道她自己还不清楚吗?

    她拼命的摇头,嘴里还不停说着,“不,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怎么会这样,不能这样啊。”

    范红绸喃喃说着,然后走到大夫面前,“大夫,求求你救救我儿子,他生来真的是正常人,他身上的颜色一定是被人染上的,一定用了什么特殊的方法,求求你,救救我儿子吧。”

    “夫人,恕我直言,若真是被人染上的颜色,全身上下又怎会如此均匀,若您实在觉得公子身上的颜色是染上的,我倒是有个方法可以验证一下。”

    大夫的话,像是给饿了范红绸希望一样,激动说道,“大夫,只要能帮我儿子证明清白。什么方法都行。”

    “老夫这里有一剂药,不管身上用什么方法染上的颜色,都可以被洗掉,洗掉之后肤色就会恢复正常,可若肤色没有被染上颜色而碰了那药,身上就因为那药的浸泡而让皮肤上生满大块白斑,会导致肤色不均,所以,若公子的肤色本就是绿色,那用了此药,他的皮肤就会变成白一块,绿一块,你可要想清楚,这药到底要不要用。”大夫郑重的提醒着。

    范红绸看着凌云杰,一脸心疼,还没开口说话,就听凌云杰说道,“我试。”

    大夫见状,又看了看范红绸。算是做最后的确定。

    范红绸这才坚定的点点头。

    就在大夫去准备药的时候,凌汐月嘴角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

    笑话,我亲手配制的东西,岂是随便什么人能查处个所以然的。

    我倒要看看,等凌云杰的皮肤变成白一块绿一块的时候,范红绸会怎样。

    凌茗度知道他最喜欢的儿子肤色是这种非正常人的样子又会怎样。

    她的浅笑,很轻松的就被凌云志看到。

    “果然。”

    听着凌云志没来由的话,凌梦莹一脸懵的看着他,“你说什么?”

    “没事。”对于凌梦莹。菁番茄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他可没兴趣跟她多说,毕竟,人太蠢,除了拿来利用,也没有其他价值了。

    凌梦莹不解的看着他,总觉得他有什么事瞒着自己,自己又猜不透他的心思。

    大夫将配好的药放在浴桶里,大概等了有两盏茶的功夫,不知是药效其作用了还是怎样。

    眼看着凌云杰身上的肤色慢慢起了变化,起初深绿色的颜色慢慢淡下去。

    就在范红绸以为凌云杰身上的绿色会退下的时候,眼看着那颜色又慢慢变成深绿色,然后脸上还有露出的皮肤大片大片的呈现白色。

    他现在整个人的肤色已经变成绿白相间的颜色。

    范红绸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凌云杰更是用恨恨的眼神看向范红绸。

    所以,他出生时真的是绿色肤色,所以,母亲在明知道这一切的情况下还是让我试了那药,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皮肤变成这人不人贵鬼不鬼的模样。…。

    “那你还有什么话说?”老夫人这场戏等够了,也看够了,看范红绸和凌云杰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让她憎恶的人一样。

    “该怎么处置你,等度儿回来亲自决定,你们母子俩,就乖乖在这儿呆着,没有我的吩咐,半步不得离开。”老夫人冷脸吩咐完便直接转身离开,就像这里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脏了她的眼睛一样。

    “老夫人,不是这样的,我的云杰真的是正常人,真的啊。”范红绸想解释,可事实真相摆在眼前,就连她自己都一度怀疑,她哭喊着说的话,到底还是苍白无力,无人理会。

    待所有人都离开的时候,凌汐月一脸看好戏的看着脸上露出颓废神色的凌云杰。嘴角的笑意更加狠戾。

    “是你,一定是你搞的鬼,对不对?”范红绸就像疯了一样朝凌汐月冲来,可盼儿却一掌将她推开,力气有些大,她直接被推的倒在地上。

    范红绸愤恨的盯着凌汐月,“贱人,一定是你搞的鬼,是你陷害我的云杰,是不是。”

    “陷害?”凌汐月一副不知所以的样子,故意装着糊涂,“你怕是健忘了吧,范姨娘,自己生出的孩子是什么样,隐瞒时间久了,难道连你自己都忘了吗?还是说。四弟正常久了,让你忘了他的本来面目?不过也是,自欺欺人嘛,谁还不会呢?毕竟,你也麻痹了自己这么多年,只是,委屈了四弟,本就不正常的肤色,因为你的健忘,而变得更加惨不忍睹。”

    凌汐月说着,一副遗憾的样子看着凌云杰,然后关切的说道,“不过四弟不要难过,毕竟,生成什么样不是你的错。”

    说完这话,凌汐月便直接离开。

    只是她离开后,凌云杰看范红绸的眼神变的有些憎恶,憎恨。

    “是你,都是你害的我。”凌云杰愤怒的朝范红绸吼道,“你当初为何不直接掐死我。菁番茄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让我留在这世上丢人现眼。”

    “不,不是这样的,云杰,不是这样的,你真的是正常人,你出生的时候真的是正常人啊。”

    “到这个时候了,你还要自欺欺人吗?难道我看到的不是事实吗?”凌云杰对范红绸的恨意越来越深,仇恨的眼神看着她,就好像看的不是自己的母亲,而是一个深恶痛绝的仇人一样。

    “不,云杰,你一定要相信母亲啊,这一切一定是凌汐月那个贱人搞的鬼,一定是她,是她故意离间我们母子的。”

    “她离间我们,难道她有实力能改变我的肤色,连大夫的药都救不回来,到这个时候了你到底还要欺骗我的到什么时候,你走,离开我的视线,我不想再看到你。”

    听着凌云杰歇斯底里的吼叫,范红绸的眼泪也止不住的往下流,她是真的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失败,保护不了女儿,如今连儿子也护不住了。…。

    凌汐月,你想毁了我们母子三人,我就是做鬼,也一定要拉上你。

    在范红绸的心里,她已经坚信这件事跟凌汐月有关,所以,心里对凌汐月的恨也随着凌云杰的事而越来越浓厚。

    ......

    “小姐,四少爷的事跟您是不是有关?”盼儿一回到院子,关上门就关心的问道。

    “不错。”凌汐月倒是一点也没有要隐瞒的意思。

    “小姐,再有这种事情您交给奴婢做就行,千万不能将自己置身险境了。”盼儿担忧的说着。

    “你是不相信我的实力,还是觉得我的实力足以被你小瞧?”凌汐月浅笑反问。

    “奴婢不是这个意思,奴婢的意思是,就算咱们要为千凡报仇,你也不要亲自动手,那种人,脏,由我来对付就行。”盼儿面色严肃的说着,“更何况,奴婢是咱们三人中的大姐。有什么事那也是奴婢身先士卒,难道保护和照顾你们的事就不该奴婢来吗?”

    见盼儿有些生气的样子,凌汐月浅浅一笑,然后拉着她的手腕说道,“好了,不气,下次再有这种事,咱们一起动手,我不会再单独行动让你担心了。”

    “那你说话可要算话。”盼儿不太相信她说的话,毕竟,自家小姐太过自立,又太不把我和千凡当下人,与其说我们在照顾她,倒不如说她一直再保护我们。

    “一定,”凌汐月坚定的说着,一副说到做到的样子,“咱们出门吧。”

    “去哪儿?”

    “自然是,为卓睿的事,会会太子了。”凌汐月觉得,有事找太子,一点也不用客气。

    “太子的行踪奴婢已经提前知晓。只是,奇怪的是,他竟然在朋来楼,似乎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一样。”

    “不开心?”凌汐月虽然知道太子的事不多,但还没知道有什么事能让他不开心的,“走,去看看。”

    ......

    “太子,咱们在这儿都坐一上午了,您是有什么事吗?”立峰不解的盯着太子,明明有那么多正事要忙,为何要在这朋来楼消耗一早上,还一脸黑沉,好像这里有谁欠了他什么一样的表情。

    “他还没回吗?”

    “他?谁?”立峰竟然一时间没明白太子的话。

    “楼清,你不是说,他消失了一段时间,最近有消息说他要回来了吗?不是今天吗?”太子皱眉,语气不善的说着。

    “这,属下是调查了下这事。菁番茄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可楼清的去向比那云彩还飘忽,那行踪明明是要回都城的样子,可属下也不知他何时会回来啊。”立峰有些无语,为何为了一个楼清要亲自在这儿守一早上。

    上次要刺杀楼清不是没成功就没有再下这样的命令了吗?

    这次有时为何?

    “你现在办事效率就是这样的吗?”

    该死,本来还想亲自会会楼清,打消他对月儿一切不切实际的想法,没想到他竟然就直接不出现了。

    还是说,他不敢面对本宫,所以故意躲着本宫,好在本宫背后抢月儿吗?

    “太子,凌小姐来了。”立峰见到进门的凌汐月,赶紧说道。

    “月儿来了?别让她知道本宫在这儿?”太子一副惊慌的样子,让立峰赶紧进厢房,将厢房关上门。

    立峰不解,太子每天最想看到的不就是凌小姐吗?这么这会儿像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样。

    “怎么把门关上了,还怕别人知道你的身份啊?”太子前脚关上门,凌汐月后脚就不客气的直接将门推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