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9书阁!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9书阁 > 女生言情 > 缘起之恶魔入坑 > 291章 元神禁第锢术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香里子烨终于明白,漫漫收纳袋里烤焦的土豆是怎么回事了。

    不过,除了这烤焦的土豆味,好像还隐隐间泛着一股奇香,“什么东西这么香?”

    “是蝉羽做的叫花鸡!”听爹爹这么一说,我兴冲冲的将火堆施法移到一边,然后拿着小木棍刨土,叫花鸡熟了!

    随着土被掀开,叫花鸡的香味越来越浓烈,勾得我不住了咽了好几口口水:真的好香啊!

    从没见过如此香的鸡!

    “漫漫,叫花鸡好了吗,开饭了!”蝉羽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见到同站在院子里的爹爹和娘亲他微微一顿,随即恭敬的行了一礼,“晨曦上神,香里上神。”

    “想不到蝉羽还有一手好厨艺……”娘亲抬眼。看着蝉羽微微一笑,点点头,算是回礼。

    “家常便饭罢了,算不得什么。”蝉羽谦虚起来,低眉垂眼的,标准的准女婿模样。

    “嗷,天啊,太香了!”我没管爹娘和蝉羽,盘腿而坐,迫不及待的打开了荷叶。

    “漫漫,装盘子里!”见漫漫就要动爪子了,蝉羽及时的出了声。

    我扯鸡腿的动作一顿,看了看蝉羽手里的盘子,念念不舍的将叫花鸡放在盘子里,不舍的道,“好香啊……”

    好想立刻就吃到叫花鸡!

    “走吧。进去,慢慢吃,坐地上像什么话?”蝉羽抬手,隔空将我抓起来,顺便帮我弹了弹裙摆上的泥土。

    他的动作做得很自然,因为习惯照顾我,这动作他已经做了很多遍,他已经习惯了。

    而我,更是习惯了。

    所以,我和蝉羽压根儿什么表情都没有,他自然而然的为我拍土,我自然而然的接受。

    到是爹爹和娘亲,看见这一幕皆是一怔!

    不过,他们都是四海八荒受敬仰的上神,虽然看见这一幕觉得很不可思议,但脸上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

    我们四神先后进了屋子。

    在看见屋子里的摆设后。夏婉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除了蝉羽,我们又是一愣!

    原本简陋的屋子,被蝉羽收拾了一翻,原本简陋的木桌,被他换成了雅致的玉桌,凳子也是玉质的,还有各种纱幔,花瓶,等等装饰物。

    “晨曦上神,香里上神,请!”相比我,蝉羽更懂礼仪。

    我搀着娘亲的胳膊,一个劲儿的往桌旁带,“娘亲,快,蝉羽做的饭菜可好吃了。”

    “是么,那我得好好尝尝。”娘亲抬手,牵着我坐下,蝉羽和爹爹随后也相对而坐。

    随后,蝉羽抬手一拂,一瓶桂花酿便出现在了玉桌上。

    娘亲和爹爹看到桂花酿,眼睛一下子都直了:“桂花酿!”

    看着爹爹和娘亲的反应,我有些木,爹爹和娘亲都喜欢桂花酿?为什么我不知道?

    还有,蝉羽怎么知道爹娘的喜好?

    蝉羽神情一直淡淡的,他抬手主动为爹爹和娘亲添酒,“八百年陈酿,二位上神尝尝。”…。

    我望了望爹娘面前满上的酒杯,又看了看自己面前空荡荡的杯子,我呢?

    他们喝酒,我喝啥?

    蝉羽看了看一脸郁闷的我,抬手给我舔了一杯仙露,“漫漫还小,喝仙露。”全球 .qqzkw.

    “……”我都快九万岁了,还小?

    女仙一般五万岁就到了婚嫁的年龄了,而我,九万岁了在他眼里还小?

    看了看娘亲,娘亲眉角都在抖,很显然在隐忍着笑意,我默不作声,垂眼一声不吭的将仙露一口气喝光。

    娘亲虽然在隐忍着笑,但她有很好的涵养,虽然眉尾都扬起来了,她还愣是装着一本正经的吃饭。爹爹垂眼给娘亲夹菜,不过,他的余光看了看我和蝉羽,眼里多了一丝耐人寻味。

    我受不了他们之间的暗光,大声道,“我要桂花酿!”

    蝉羽夹菜的筷子一顿。随后他夹起一只鸡腿给我放在碗里,“漫漫还小,不喝酒,多吃菜!”

    爹爹:“……”

    娘亲:“……”

    我:“……”

    抗议无果,我只得闷头吃菜,相比爹爹娘亲和蝉羽,我的吃相粗鲁了很多,吧唧吧唧作响。

    蝉羽是见惯了我的吃相,他脸上没啥表情,一直风淡云轻。

    倒是爹爹和娘亲,他们第一次见我吃饭,脸上都闪过一丝不自然,大概,他们没想到他们这么文雅的神,怎会生了我这么个粗鲁的女儿吧。

    随后,他们同时看了看蝉羽,见他风淡云轻的样子。

    很显然。蝉羽是知道我吃饭的样子的,见惯不惯了。

    晨曦暗自看了看香里子烨,发现他眼中闪着和她同样的疑惑,但食不语寝不言,神仙更是应该恪守这些礼仪,所以,吃饭期间,没人说话。

    虽然蝉羽不允许我喝酒,但他做的一桌子的菜好吃的不得了,我很快就忘记了这一点点而不愉快。

    忽然,我眉心痛了一下!

    因为疼痛突然且剧烈,我手里的筷子吧嗒一声就掉在了玉桌上。

    这一突兀的响声,成功的吸引了蝉羽和爹娘的视线。

    我抬手摸了摸眉心,皱着眉,“爹爹娘亲,我眉心有点儿疼……”

    语罢,我眼前一黑,就晕过去了……

    意识黑下来之前,我听见蝉羽爹娘惊慌失措的喊声,“漫漫!”

    我张了张嘴。夏婉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想告诉他们别担心,我没事,可是,我说不出话来,眉心很痛,仿佛有刀子在绞一般,我疼得说不出话来,最后实在没撑住,一垂手,彻底的晕了过去。

    我感觉自己在无尽的黑暗里掉落,四周黑漆漆的,我控制不住自己,我很慌,我想施法保护自己,可是,我抬了几次手,发现自己竟然一点灵力都施不出来!

    我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

    “哈哈哈……”一道渗人的笑声在我耳旁响起,那声音好像就在耳边,又仿佛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舒漫漫,我还以为你消失了呢,原来你躲在仙山啊……”

    袁湘兰?!

    她怎么会知道我在仙山?

    还有,我怎么了?为什么被她制得死死的?

    “是不是感觉有些慌?”袁湘兰渗人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我飘在半空中,费力的转着头,想要看看她究竟在哪里?

    “呵呵,不用找了,你是看不见我的……”袁湘兰嘲讽的话仿佛就在我耳边,那声音带着无限的回声,一个劲儿的往我耳朵里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