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9书阁!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9书阁 > 玄幻奇幻 > 女王的意志 > 第 一百三十章十年的积累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 一百三十章十年的积累

    夏尔让小虎猫靴子在原地盯着女骑士萝拉,自己绕了个圈向着那个又高又瘦的“教唆者”追去。

    不过追踪这个“教唆者”可比刚才追踪萝拉的时候费劲多了,萝拉在爆发状态下扰乱的灵力痕迹十分明显,而这个“教唆者”的灵力非常诡异隐晦,几乎没有留下什么灵力痕迹,夏尔连续追丢了几次,不得不又返回来仔细的观察之后才又改变了方向。

    夏尔心里开始焦急起来,因为不想暴露行迹他刚才没有果断的出手,但是他没想到萝拉会这么快逆势翻盘,而这个又高又瘦还喜欢装逼的家伙竟然是个胆小鬼,见事不好撂下同伴立刻就跑,夏尔都没来得及找到合适的狙杀机会。

    “该死,他知道了萝拉的来历范围。如果让他逃了,奥莉芙和我都会有危险的。”

    夏尔焦急的追逐着,灵力视野中再次出现了一丝微小的灵力扰动,他迅速右转冲入了一片树林。

    “逢林莫入”这句老话夏尔知道,但是在灵力视野、灵痕感知、危险感知的综合天赋加持之下,他在树林中天生比其他超凡者有优势,一片厚度不足百米的树林在夏尔眼中根本就跟无遮无拦的旷地没多大区别。

    树林中确实有人穿行过的痕迹,虽然痕迹非常的细微,但在一个灵痕猎人眼中无异于指路的明灯。

    “他就在前面!”

    夏尔闻到了清晰的血腥味。那个作死的家伙已经受了伤,现在应该快跑不动了吧!在猎人的眼中,一只跑不动的狮子跟一只野狗没多大区别。

    但是夏尔在即将穿过树林的时候却忽然刹住了脚步,后背冷飕飕的汗毛直立起了大半。

    前方、左方、右方都有树林,一大圈树林子围起了一块空旷的平地,平地上密密麻麻的排列着一块块的墓碑。

    黑夜中的墓地有多渗人,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是不知道的,在以前,看过好多惊悚小说的夏尔总以为自己是个胆大心细的无神论主义者,但是在这个存在着超凡能力的世界。风随流云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他有了那么一点点的从心。

    更重要的是,远方有一盏昏黄的灯火,似灭非灭的摇曳着,映耀出了两个模糊而诡异的身影。

    夏尔轻轻的呼了口气,金属羽箭搭在了月影之弓上,猎人天赋中的隐匿气息技能发动,悄悄的向着那盏灯火摸了过去。

    五百米,那两个人影没动。

    四百米,那两个人影没动。

    三百米,那两个人影动了,或者说刚才他们一直就在动,但是动作幅度太小,让夏尔这种级别的眼神都没有分辨出来。

    一个人躺在地上,另一个人趴在他的身上,一耸一耸的微微颤动,而那盏普通的提灯就歪歪斜斜的靠在一块墓碑上,提灯的玻璃罩磕破了,冬夜的寒风吹了进去,让它忽明忽灭的变幻摇曳。

    两百五十米,那两人依然在轻轻颤动,夏尔已经可以借助灯光看清那两人身上的细节,上面耸动的那个人正是追了半天的高瘦教唆者。…。

    而被他压在下面的那个人看不清楚,只是看到伸出来的脚上穿着一双破破烂烂的男鞋。

    夏尔有些紧张,其实这是他第一次进行暗中狙杀超凡者,上一次跟霍恩.康纳尔的对决是正面决斗,缺少这种静悄悄的向猎物伸出魔爪的刺激感。

    两百米,夏尔不打算再靠前了,这已经是普通箭矢可以完全发挥威力的距离,更何况夏尔还是一个灵痕猎人。

    在没有绝对的把我之前,夏尔是不会激活月影之弓的超凡状态的,全状态月影之弓的光影效果太炫了,万一一击不中很容易被对方推测出自己的身份来历。

    冬夜的寒风吹过一排排的墓碑,混乱的气流摩擦出了“呜呜呜”的怪响,也让风的轨迹变得不可捉摸,难以把握。

    夏尔慢慢的开弓。静静的向金属箭矢内注入灵力,目标与自己之间的风之轨迹在他的视野和感知中不断变幻。

    高瘦的教唆者忽然停止了颤动,慢慢的抬起了上身,仰起头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呻吟。

    夏尔锐利的眼神看清了他的侧脸,还有伸出嘴角的两颗獠牙,以及嘴唇上沾染的鲜血痕迹。

    夏尔的心脏颤动了一下,手中的羽箭离弦而发。

    高瘦的教唆者有些警觉,但是他此时正处于一种奇异的兴奋痉挛状态,反应略微有些迟钝,他的耳朵快速的抖动着,却只捕捉到了寒风的声音。

    一缕寒风掠过高瘦教唆者身体。他下意识的躲了躲,动作快如闪电。

    “噗!”

    金属箭矢从寒风中显出了形迹,穿透了教唆者的左肩膀。

    “嗷.....啊!”

    一声不似于人类的声音从教唆者的嘴中发了出来,他赫然转身看向了夏尔所处的位置,两只眼睛在夜色中发出血红的光芒。

    夏尔不为所动,锁定技能配合瞬发速射,一支支羽箭隐藏在寒风中向着目标扑去。

    “当当”

    “噗!”

    高瘦的教唆者连续劈开了两支羽箭,但还是被一支阴险的暗箭给伤了,他这个时候终于知道自己遇上了什么样的对手。

    “你是猎人......呵呵呵。风随流云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让我来猜一猜你属于哪个家族......”

    夏尔掉头就走,几个奔跑跳跃就消失在了高瘦教唆者的视线之外。

    “.........”

    “被我吓退了?呵呵呵,胆小鬼。”

    教唆者惨白色的脸抽抽了两下,抑制住体内的血气翻涌,转身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今天他已经够倒霉了,既然把敌人给吓退了,那还是赶紧找个地方准备沉睡吧!

    可惜他并不知道,在他说出“猜猜你是谁”的时候,已经跟夏尔处于不死不休的境地。

    教唆者还没有离开墓地,一支隐藏在寒风中的羽箭就射了过来,差点把他的魂儿都吓飞了。

    他快速的奔跑了起来,但是却始终摆脱不了寒风的锁定。

    无声无息,无影无踪,你不知道下一刻羽箭从哪个方向来,你更不知道敌人隐藏在何处。…。

    “噗!”

    一支羽箭擦过了教唆者的小腿,再次撕下了一小块滴血的皮肉,让教唆者距离发疯的边缘境地更近了一分。

    这才是狩猎的终极意义,以弱者的实力,消磨强者的斗志和体力,小伤积攒为重伤,最后一击必杀。

    夜色过半,一场明与暗的较量接近了尾声,又高又瘦的教唆者靠在一株大树的后面。呼呼的喘着粗气,精致的礼服上全是一道道的口子,刚刚被治愈药剂凝合的伤口因为剧烈奔跑再次挣开了。

    “我们才是黑夜的王者。为什么.......为什么........”

    他不甘心的喃喃低语,在近半个小时的追逐中,他数次尝试找出猎人,来一场痛痛快快的近距离格杀,但是那个猎人好似比他还要适应黑夜,根本无迹可寻。

    “我不管你是谁,但是你必须知道。风随流云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我们摩尔教会是暗夜教会的分支,拥有着你想象不到的力量,如果我今天死在这里,你一定会被暗夜使者找到,死的苦不堪言.......”教唆者启动了自己最自豪的技能,开始教唆忽悠夜色中的夏尔,希望他能够知难而退。

    夏尔隐身在三百米之外,静静的看着教唆者隐身的那颗大树,两人一番追逐之后已经离开了纳塞尔城区,进入了市郊的荒野之中,也进入了最适合他的战场。

    但是,夏尔没有羽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