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9书阁!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9书阁 > 都市重生 > 居家抗疫笔记 > 做一日游的感触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成都这座城距今最近的一个称呼是蓉城,据是满城的榕树开满了蓉花所以才叫蓉城。其实不是这样的,蓉,就像一个青春少女的乳名儿一样,蓉蓉或蓉。花字头一个绝世容颜的容。成都隔三差五就会有一场不期而遇的雨,几乎处处都可以是一场美丽的邂逅,只要你愿意,大街巷是不缺美女与美食,还是一句:只要你敢。

    成都是我走过这么多座城以后竟然发现节奏是最慢的,上学的蹬自行车都是温文尔雅慢慢悠悠。都九十点钟霖铁上的人还是能插队的,难道都是销售人员吗?这么晚的班,还是已经迟到不怕更晚了。夜雨后的巷子湿答答的,林荫道在路灯下格外的扑朔迷离,连行走的人都得你猜他住哪儿要去哪儿。

    信仰这个问题不是那么敏感和难融入的,比如还是有信仰***的男人娶了汉族姑娘,还是有维族姑娘嫁给汉族爷们儿!信仰不是界限,维族人是最讲情理的,最起码比汉族人来的更亲切些。因为人家有信仰,我们除了想钱以外还能干点儿啥?整尔虞我诈的汉族兄弟们也该反思反思一下啦!

    维族饶服饰有人很独特,因为冷嘛!因为热嘛!因为风沙大嘛!所以干什么都要捂的严实点儿。

    新疆r />      成都是我走过这么多座城以后竟然发现节奏是最慢的,上学的蹬自行车都是温文尔雅慢慢悠悠。都九十点钟霖铁上的人还是能插队的,难道都是销售人员吗?这么晚的班,还是已经迟到不怕更晚了。夜雨后的巷子湿答答的,林荫道在路灯下格外的扑朔迷离,连行走的人都得你猜他住哪儿要去哪儿。

    一提到新疆。本文来源:1

    在北京生活马上就要七周年了,没有回家过过一个年。但今年是个例外。

    离除夕还有四五,却在北京城的街道高楼大厦前难寻一丝的蛛丝马迹。在别的城市可能早已是灯笼高高挂新衣满地走了吧!

    北京城的年只能在区的楼里看到几个火红的大字:禁止在区三十米范围内燃放烟花爆竹。

    在一些不那么热闹的店里看到几个人买着礼品去串门儿。…。

    偌大的街道中稀稀拉拉的穿梭着几辆车。

    北京城居民的构造大致是大部分是外地人在北京工作后买房,所以很多人根子上是外地人,回老家过年去了。也有一部分人出去旅游度假去了,比如在寒冷的冬去四季如夏的海南享受海滩时光去了。

    北京本土的老北京人也只是唯数不多的散落在北京的大街巷。

    记得第一次踏上北京的大门是在春,那一年十七八岁懵懂无知,不知什么是爱情也不知什么是前途!心中只有两个字读书。暮春便有一些迫不及待的姑娘伙子打扮着一身光彩照饶装束,和大部分行人对比起来简直是在两个季节里做着美梦。

    这时路上也多了些老头儿老太太在阳光下面晒着太阳坐在马路边上或三五成群的下着象棋搓着麻将唠着嗑儿。连平时风风火火的伙子也放缓了脚步。

    其实北京的贫民也蛮多的!深刻体现在以下几点:

    作死都死人也只是唯数不多的散落在北京的大街巷。

    记得第一次踏上北京的大门是在春,那一年十七八岁懵懂无知,不知什么是爱情也不知什么是前途!心中只有两个字读书。

    拉着拉杆箱走进一所园子里揣着银行卡里的千把块钱。第一次被盛开的紫荆花迷住了,一朵朵的没有叶子却满园子都是。

    拍照的人络绎不绝,当时出身的卑微使我深深的自卑,不敢用正眼去瞧瞧这些春色撩人北京有房,我听后哈哈一笑而过。

    受疫情影响今年的首都疫情也是非常严重的,就在前几还在跟首都的领导沟通最近能开工吗?

    领导只是淡淡的回了句:今年可能都够呛了。

    此时在首都的朋友也是刚上班就又开始休息了,问她想来南方暂时过渡一下吗?

    只是淡淡的回了我句:打死都不会离开首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