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9书阁!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9书阁 > 玄幻奇幻 > 无限血核 > 更上新推迟到晚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鬃戈等人和替身一同回到了营地。

    针金大为不满,私下找到紫蒂,十分恼怒:“他还真以为自己的是圣殿骑士了。还说什么公正公平,平等对待所有人……就这样把鬃戈这伙人招惹进来,哈哈,简直愚不可及!”

    针金的恼怒暴露了他的胆怯,紫蒂心中不屑,用无奈的语气劝说道:“大人,之前的情形我没有说清楚,记忆灌输给替身的时候,出现了很严重的问题。”

    “替身这样做,我们也不好当面反驳。这可是大人你的权威啊。”

    “他这样做,其实也有很大的好处,这是一种完美的伪装。现在就连鬃戈,都对他的身份深信不疑了……”

    针金深深叹息。最终被劝服下来。

    对于替身的这个决定,紫蒂也是充满了忧虑:“他太过于充满骑士的精神。如果这一次是引狼入室,那就糟糕了。”

    鬃戈等人安置在了营地附近,替身向紫蒂寻求药剂,坦言要赠与鬃戈等人。

    “这种怀柔策略真的有效吗?他们痊愈之后,会更加强大,万一对我们不利怎么办呢?”

    “我是不是应该在药剂中动手脚呢?”

    紫蒂有这样的念头,但始终没有私自行动。

    “按照我对替身的了解,他有坚定的骑士信仰,但并非迂腐之人。当初接受蓝藻、黄藻等人的臣服。就可见一斑。”

    “他既然能够主动接引鬃戈等人,证明他怀有信心能够掌控局面。”

    “事实上,自从我们摆脱蝎群,他就不一样了。”

    “每一天夜晚,他几乎都要守夜,独处一段时间。他是在熟悉兽化后的形态吗?”

    “绿洲的时候,他变身枪蝎,行动非常自如,就是练习的成果吗?还是战贩将枪蝎的记忆也灌输过给他,训练后形成肌肉记忆,最后又清除掉了?”

    紫蒂最终选择相信替身,将治疗药剂交给了他。

    替身以紫蒂要研究药剂的名义,索要了大部分的蝠猴尸体,但实际上只给与了紫蒂其中一部分。

    紫蒂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个秘密。

    “他暗中扣下了许多蝠猴尸体。蛊真人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这和他的兽化有什么关联吗?”

    她不断试验,调配出了克制蝠猴的浓烟药剂。

    “这种药剂借助火焰燃烧,就能形成克制蝠猴嗅觉的浓烟!”

    “越是深入研究蛮族皮卷,越是能发现其中的博大精深。”

    虽然迷怪岛上禁止低阶的魔法、斗气的运用,但是紫蒂也一直在进步。

    上岛以来,各种险情逼得她竭尽心力,不断钻研蛮族皮卷中的内容。

    她严重缺乏制作药剂的工具,药材也常常处于短缺的状态。但为了生存,她不得不想方设法地去克服这些现实中的困难。

    绝大多数,她收获的都是失败。

    然而经过大量的实践,不管是失败还是成功,她对蛮族皮卷的理解比之前深刻十倍不止,她已经不再局限于蛮族疲倦时上的药剂配方。而是不断地推陈出新,掌握了许多隐秘在配方之后的药理。…。

    紫蒂没有想到的是,她在第二天就用上了浓烟药剂。

    趁着替身、鬃戈等人外出伐木,蓝狗狐狼统帅着蝠猴群再次进攻营地。

    替身、鬃戈等人被蓝狗狐狼分派出去的兽群暂时拖住,蝠猴群已经扑入营地。

    紫蒂、苍须等人只能先行抵挡,竭力自救。

    “用这些药剂!”危急关头,紫蒂掏出了大量的浓烟药剂。

    药剂发挥了作用,蝠猴群受制于浓烟,攻势被凝滞。

    争取到了关键的时间,替身、鬃戈等人迅速铲除了拦截他们的兽群,回到营地大杀四方。

    兽群崩溃。

    替身听到了古怪的叫声,发现了兽群之后的黑手。

    他提议之后。便和鬃戈一同出发,深入森林,追杀溃逃的兽群,企图铲除真凶。

    紫蒂等人打扫战场,在营地中等待。

    替身、鬃戈迟迟未归。

    许久之后,针金再次偷偷地闯入紫蒂帐篷,脸上惶急又气氛。

    “糟糕了,鬃戈已经回来,但替身还不见踪影!”

    “鬃戈受伤了,但他带回了一头魔兽的尸体,像是一条巨蟒。”

    紫蒂心中顿时咯噔一下。

    她心中担忧,但又要稳住针金:“我对替身有信心,他的实力不弱,不会轻易被魔兽干掉。”

    “但他很可能被鬃戈暗算掉了。”针金紧皱眉头。越发抓狂。

    “如果他这一次没死,顺利归来,我们不能再让他这样自主行动了!”

    “他以为他是谁?居然只身深入森林,这种冒险太无脑了。”

    “我们要善用他,让他保护我们的安危,发挥出他最大的价值来。”

    紫蒂尽力隐藏内心的鄙视,她听得出来,针金的愤怒更多来源于恐惧。

    然而真要让针金拿出什么办法来,他又做不到。

    紫蒂道:“说实话,我现在就希望替身能安全归来,我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针金再次叹息:“唉,我也是这样想的。”

    紫蒂:“如果替身真的被鬃戈暗算。蛊真人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我们该怎么办?”

    针金脸色一白,叹息道:“那就糟糕透顶了。”

    “现在我们要确认这个情况。我们要去找鬃戈质问!”紫蒂见针金毫无决断,只能说出自己的想法。

    “现在去找鬃戈?”针金犹豫起来。

    紫蒂力劝:“如果替身死亡,鬃戈一定会对我们不利。他现在受伤,很可能在拖延时间,等到伤势痊愈,再对我们下手更有成功的把握。”

    “我们必须前去刺探他的真实情况。如果替身没有死,只是陷入危险境地,我们就要立即组织人手,前往救援。没有替身,我们根本无法抵抗鬃戈的。”

    针金咬紧牙关,勉强点头:“那我们就集结所有人,一起去质问他!”

    “不。”紫蒂摇头,“人太多了,反而显得我们虚弱。一旦引发冲突,场面很难控制。而且就算集合了所有人,我们也不是鬃戈等人的对手。这一次贵精不贵多。”…。

    最终,紫蒂选择了蓝藻、黑卷等数人,主动找到鬃戈质问。

    鬃戈坦诚道:“我一路上没有碰到针金大人,追击不久之后,就被一头巨蟒似的魔兽拦住了道路。我和它厮杀良久,才解决了它。”

    “那你就不去追杀幕后真凶了吗?你抛弃了你的战友,鬃戈。”紫蒂态度强硬,神情愤怒,心中充更是满了对替身的担忧。

    鬃戈被这话挤兑住了,不悦地冷哼一声。但他也自知理亏,最终将魔兽尸体让给了紫蒂等人。

    太阳西沉,到了傍晚。

    傍晚过了,夜幕降临。

    等待的时间是如此的漫长,紫蒂陷入煎熬之中。

    “如果他死在森林当中。我该怎么办?”

    “不,他不会死的,绝不会!”

    “冷静,紫蒂。既然他有信心追杀兽群,他的实力就一定能够应对可能出现的风险。”

    然而,鬃戈的负伤,还有带回来的鳄头锤尾蚺的尸体,都在告诉少女这座海岛的恐怖和凶险。

    “我的神啊,求求你保佑他,让他平安归来。”

    “伟大的圣明之主,他虽然不是真正的圣殿骑士,却绝对拥有无可置疑的骑士精神。求你投下眷顾的目光。”

    少女向神明祈祷。

    她又暗自发誓:“如果他这一次回来。我就告诉他真相!”

    她还开始质疑命运,她不可避免地想到了那一次占卜:“难道这就是我的命运?我的命运中注定没有骑士吗?注定要悲催一生吗?”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终于有好消息传过来——替身回来了!

    再一次见到替身,紫蒂几乎热泪盈眶。

    替身带回来的蓝狗狐狼的尸体,更让她心惊胆战,又倍感骄傲。

    “他铲除了又一头恶狼!”

    “难怪他这么晚才回归。”

    因为情况严重。蛊真人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替身回到营地之后,就召集众人商讨。

    紫蒂维护替身:“不,针金大人做的很对。这么远的路程,大人怎么能背负一具沉重的狼尸,在深夜森林中长途跋涉呢?大人,你以一人之力,解决了一直以来营地的威胁,已经做得非常好了。”

    “最重要的是你能够平安归来!”少女在心中补充道。

    替身看着少女紫水晶般的美眸,微微一笑,伸手握住了紫蒂摆放在桌面上的手。

    紫蒂冰冷的手被握住,顿时感到一阵温暖。惶急的心,似乎在刹那间安定下来。

    “糟糕,针金就在身边!”

    旋即,紫蒂意识到不妙,下意识地缩了一下手。

    但最终,她还是没有缩回手,而是任凭针金握住。

    这种温暖、可靠的感觉,让她留恋且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