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9书阁!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9书阁 > 都市重生 > 墨沫无雨 > 第94结章 鉴定果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沫沫气喘吁吁快速跑到急救室门口,焦急地趴在门缝处希望能向急救室里看到点什么,但是急救室的门嵌得严丝合缝,什么也看不到。沫沫只好沮丧地背靠墙站着,墨飞耷拉着脑袋像霜打的茄子站在不远处。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沫沫像一只刚刚关在笼子里的小羊羔在急救室门口来来回回走动着,并且时不时抬头看看急救室门头上的那三个刺眼的红字“手术中”。

    大约过了半小时,急救室的门仍然没有打开,沫沫有点累了,于是走到不远处一个长条椅子上坐下来。

    沫沫刚坐下来不到五分钟,段子墨突然冲上了三楼。

    “沫沫!”段子墨走到三楼一边喊着沫沫一边疾步奔过去。沫沫看到段子墨急忙站起来。

    “情况怎么样?”段子墨走到沫沫跟前急切地问道。

    “还不知道。”沫沫语气沮丧。

    “你认识这位救你的人吗?”段子墨问沫沫。

    “不认识。不过他在我们小区附近转悠很久了。我们小区的人都说他是神经病,因为他只要看见人,无论大人小孩都拦住问有没有看见他的孩子。不知道是不是孩子丢了,受刺激了。”沫沫对段子墨平静地说着那精神病人的事,忽然想起养父曾经告诉她和墨飞。那精神病人曾对别人多次说他的女儿是二十年前丢的!沫沫想到这些,惊得脸色忽然变了,用手捂住了口鼻,难道,难道他找的孩子是……是……,沫沫紧张得心跳加速不敢想下去。

    “沫沫,你怎么啦?”段子墨看出了沫沫的异样。

    “子墨,你说那个人找的孩子会不会是,是,我?”沫沫身体紧张得有点颤抖问段子墨。

    “不会那么巧吧。”段子墨伸长手臂把沫沫搂在怀里,平静地说道。

    “我,我,突然感觉那个人有似曾相识的感觉……”沫沫紧张地看着段子墨。

    正在这时急救室的门突然打开。LH来慧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从里面走出两位戴着口罩的医生。沫沫扭身急忙冲过去,急切问道:“医生,那个精神病人怎么样了?”

    “他本来就有心脏病,又加上后脑被砸得太厉害,我们已经尽力,看样子是不行了。”医生对沫沫说道。

    “不行了?怎么会不行呢?!医生,求你你再救救他吧!”沫沫说着几乎要哭了。

    “你是伤者什么人?”医生感觉沫沫的举动有些异常,接着又说道,“按说这种情况,当事人是希望受害者死了的,一次性赔偿,会少了很多麻烦。”

    “不!我,我,不想让他死!”沫沫突然鼓起勇气对医生说道。

    “不是你说不让他死,他就不死的!我们已经尽力了,你如果有什么话要对他说,现在赶快进去,他可能还有一口气。”医生误认为沫沫不信任他的医术而有点不高兴,说完就不高兴地走了,沫沫隐约听到他嘲讽的一句话“脑子都有点不正常”。…。

    “子墨,我想进去看看他。”沫沫可怜兮兮地看着段子墨。

    “走,我陪你一起进去。”段子墨冷静地牵着沫沫的手疾步走进急救室。

    在一块白色隔帘后面,那位精神病人躺在病床上,身上盖着白色的被子,头上裹着纱布,脸色苍白,眼睛紧闭,嘴巴发黑微张着。两名护士正在收拾一些医疗器械。

    沫沫拉住段子墨的手远远看着他,既不敢靠近那位精神病人,又想靠近那位精神病人,因为她也不确定那人是不是她的亲生父亲,她纠结着,心脏咚咚地快速跳动着。

    “你们是他的家人吗?”一位护士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平静地问道。k .hoennk.

    “我,我,”沫沫斟酌着该怎样回答护士的问题。

    “我们不是,但是他救了我女朋友,所以我们过来看看他。”段子墨替沫沫回答了护士。

    “哦,听说他是个流浪汉。精神不正常,听你这么说,他还挺有正义感的。可怜的是,他就这么死了,家里人都不知道。”那位护士用惋惜地语气说道。

    “请问他现在还有知觉吗?”段子墨问那护士。

    “知觉应该还有一点,医生说最多活不过两个小时了。”护士平静回答。医生和护士都是见惯生死的人,所以对于普通人来说,看见死人是很可怕的事情,而对于他们来说已经司空见惯。

    “我可以给他说两句话吗?”段子墨又问。

    “可以。”

    于是段子墨牵着紧张得有些发抖的沫沫走到那个精神病人旁边,段子墨是警察,他和医生护士一样,对于死人他并不害怕。

    段子墨弯腰探身看着面前的那精神病人,小声喊到:“叔叔!叔叔!”

    段子墨一连喊了好几声“叔叔!”。那个精神病人才有一点反应,也只是眉头皱了皱。

    “叔叔,我知道你能听到我说话,”段子墨看到那精神病人有了反应,立刻凑近他耳边说道,“叔叔,你知道你女儿身上有什么记号吗?”

    那精神病人意识好像有点恢复,气若游丝地张张嘴似乎想发出声音。段子墨急忙把耳朵凑近那人的嘴边想听听他说的是什么,遗憾的是段子墨听了一会儿什么内容也没听到。

    “怎么样?”沫沫紧张地小声问段子墨。

    段子墨看着沫沫皱着眉摇摇头。

    “那可怎么办呀?”沫沫着急地小声问段子墨。

    “嗯”段子墨思忖片刻,平静地说道,“办法只有一条,你们做个亲子鉴定。”

    “做亲子鉴定?”沫沫愣了一下。

    “是的。LH来慧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他现在已经无法用语言表达出自己的想法,只有做亲子鉴定才能知道你们是不是父女关系。”段子墨冷静地对沫沫说道。

    “如果你不想留下遗憾,我觉得你们应该做一下。做还是不做,我听你的。”段子墨看着沫沫说道。

    沫沫此时心里非常乱,那天听到妈妈说起她爸爸做的事情,那一刻她是恨爸爸的!因为爸爸不仅欺骗妈妈的感情,还欺骗妈妈说把她送人了。其实爸爸并没有把她送人,而是把她扔在了垃圾桶旁边,若不是王奶奶起早去捡破烂发现垃圾桶旁边的她,也许那时她就被恶狗给吃掉了。

    恨归恨,但是看到这位奄奄一息救过她的恩人,她又心软了。她希望是她亲爸,又希望不是。如果是她亲爸,她就找到了自己的根,心里无形中有一种归属感。但同时也意味着她将永远失去爸爸,因为他将不久于人世。这种刚刚得到又将失去的心情是非常令人心痛的。如果不是亲爸,她会永远永远感激这位好心人,她就可以知道亲爸还活在世上,心里还是有个念想的。

    看着那位奄奄一息的恩人,沫沫矛盾着,纠结着,犹豫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