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9书阁!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9书阁 > 女生言情 > 宠妃赐福 > 第一百七十八章 焚祭()四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七十八章 焚祭()四

    “要不是皇上顾念白侯爷实在是一大忠臣,又觉得襁褓中的婴儿实在可怜,朱雀天师也不会想法子拖到二十二年后了。”

    “算起来,天师也是白家的恩人啊。天师也尽全力了,能让小侯爷白凌活到二十二岁,将焚祭仪式拖延这么久,也是闻所未闻。”

    “但……小侯爷一表人才,又受皇上赏识,这二十二年来,白家仍旧尽心尽力,”

    “焚祭又不是真的生离死别,以往能以身祭天的,可都是南炎响当当的人,而且他们现在也都在天上做神仙,一直保佑着南炎呢!我要是有那个本事,天师让我跳哪儿我就跳哪儿!”

    “是啊,白凌能以身祭天,这说明他对南炎的重要性啊,也是能立功的事情。这就光耀门楣了!”

    炎安城百姓们茶余饭后的话题颇多,每次也都有看法冲突的时候。

    但是唯有这次,大家的心里想法都一样——

    白凌应该,也是必须顺从皇意。

    这是最高的荣耀,从今以后,白家在南炎就有了无可撼动的地位。

    大家都在期盼着,看着如此年轻俊美的小侯爷,赴身火炉鼎的场面。

    ……

    侯府,春暖阁。

    白凌坐在书案旁,揉了揉眼睛,有些疲乏。

    但是他手下还在认真写字。必须要把这些东西写完,还要上呈给朝廷。

    余下只有八日了。

    “呜呜……”

    白凌的身边传来两个丫鬟小声呜咽的声音。

    他本想装作没听见,但是哭声一直不停,他无奈地抬起头,笑道:“你俩是不是哭早了?我还没死呢。”

    这一说,两个丫头的哭声就更大了。

    “呜呜呜……大少爷,我们不想让您离开!……”

    “大少爷……您要是走了,我们该怎么办啊……为什么会突然这么快呢,就剩八天了……翠翠她还在老家呢,她赶不回来见少爷最后一面了,呜呜呜……”

    白凌在侯府的下人中口碑极好。又牧风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尤其是年纪小的丫头们,十分崇拜和仰慕他。

    前日这个圣旨到了府上之后,大家不敢明面上放声大哭,因为都知道这是荣耀的好事情。

    但是这些是十四五岁的丫头们,实在接受不了一个大活人就这样跳进了火海中。

    那么好的少爷,就要活活被烈火烧死吗?

    她们不懂什么历史和规矩,从小就在侯府长大,知道什么人好、什么人是坏。

    既然大少爷是好人,那就不应该死去啊!

    “你们啊,若是在我接下来只能活着的八天之中,还这样哭哭啼啼,那我估计还没等到初十那天,我就要活活被烦死了。”

    “大少爷……为什么你一点都不害怕,都不难过呢?”

    “是啊少爷,老爷这两天脸色都很差,少爷您可别硬撑着啊,想哭就要哭出来啊。”

    白凌继续低头写字,有些哭笑不得。…。

    “丫头们,我不害怕的。我从小就得知将来会有这么一天,现在只是提前了几个月。而且……”

    而且他要做完的事情已经接近尾声,虽说时间紧张,但也还来得及。

    只是,他原本打算在夏日的时候出去游山玩水半个月散散心,这个计划是淹没了。

    两个丫鬟还在哭泣着,“可是……”

    “别可是了,快去忙吧。我今晚想吃蜜枣莲藕蒸糯米,你们去准备吧。”

    莲藕这个季节难买,白凌算是打发她们做事,免费胡思乱想。

    丫鬟们告退了,进来一个家丁禀告道:“大少爷,二少爷领着绾青将军要来见您。”

    白凌笔尖略有停顿,仰天叹口气,悠悠摇头,“才送走了两个,就又来了两个……罢了,让他们进来吧。”

    他还在气定神闲地写字,没过一会就听见了脚步声和关门声。

    白凌抬头。差点笑出了声。

    他从来就没见到过顾婉卿和白珏能够这样一本正经的、不苟言笑的、神情苦到像一对上坟祭拜的夫妻,出现在他的眼前。

    “你们俩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看望一下。”白珏和顾婉卿同时答道。

    白凌低下头继续写字,“你们成天腻在一起,何时变得这样懂事了?”

    白珏看向顾婉卿,轻轻点头示意她。

    顾婉卿也轻点头,然后站直了身体,拱手行礼道:“兄长。”

    白凌正在写字的手停住,诧异地看着两人。

    顾婉卿又喊了一遍。“兄长。”

    三人陷入了一段诡异的沉默。

    连进来奉茶的家丁看见都觉得气氛不太妙。

    这二字,在本无波澜的白凌心中落下重重一块石头。

    他不为何,看见顾婉卿,忍了两天却在这时有些红了眼眶。

    这声兄长,似伴着前世的声音而来。

    而他觉得,自己是身处黄泉路,在听着现世人对他的呼喊。

    白凌赶紧搁下笔,有些手忙脚乱,“那个……也、也对……你现在喊我也不算晚,反正我也是等不到你们成婚的那天,那……”

    他转身在屋里翻找一番,取来了一个锦盒。

    顾婉卿正觉得这个锦盒有点眼熟。

    白凌打开后,里面是一对同心锁,另外还有一支玉簪。

    “这不是?……”

    “对。又牧风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这是雪姑娘相赠的礼物。她当日误会了你我的关系,我也都听说了。但这个一对白玉同心锁我还收着。我无妻无后,只能借花献佛,当做你们的成婚贺礼。”

    白珏皱紧眉心,抓住他的手,“兄长,你不必这样。”

    他不喜欢这像交代后事一样的言辞。

    白凌不予理睬,继续道:“还有,这另外一支玉簪是娘亲的遗物,这些就当是你刚才叫我一声兄长的在赠礼了。希望你们和和美美,永结同心。”

    顾婉卿接过,这锦盒沉重,她似乎都拿不稳。

    她抬眸严肃道:“兄长的贺礼自当收下,但,我们今日过来是——”

    “是要办法救我对吗?”白凌打断她道。

    从二人跨进屋子的时候,他就一眼看穿了他们的心思。

    顾婉卿点头,低声道:“嗯。我们有计划。”

    白凌并不惊讶,反倒有些哭笑不得,反问道:“又是和救下长公主一样的计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