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9书阁!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9书阁 > 二次元 > 我在东京教剑道 > 我在东京教剑道036 老师你别走啊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我在东京教剑道036 老师你别走啊

    和马对发生在歌舞伎町的两个老男人的闲聊毫不知情。

    他还剩下最后一节课。

    因为早上发生了进路希望调查表的事情,和马被山田阳一骑脸,很不爽,所以他今天听课听得格外认真。

    虽说他觉得相对于高考来说,日本这边考试要简单,但问题是,他不是高三结束就穿越过来了。

    他是高考结束很多年后才穿越的。

    完全不复习就想考东京大学那和痴人说梦差不多。

    所以必须认真听课。

    一想到自己刚刚痛扁了极道大佬,现在却乖乖的当好学生认真听课抄笔记,和马就觉得很怪。

    课间的时候,三年B班的吊车尾要考东京大学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三年级。和马连上厕所都会吸引一堆目光。

    一切的始作俑者山田阳一更是一到课间就跑到和马附近,和他的小团体大声聊天,说的全是“哎呀上次我在补习班参加模拟考,偏差值有**呢可就算这个偏差值要上东京大学也很危险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诸如此类。

    和马有几次想直接拿起竹刀就照山田阳一的脸呼过去。

    不过他转念一想,既然对方在学业上嘲笑自己,那就应该在学业上打败对方。

    等成绩出来。和马要把比山田阳一分数更高的试卷裹在竹刀上,然后狠抽山田阳一的脑袋。

    所以和马忍了下来。

    现在极道还在观望,虽然不知道会观望多久,但应该有一段相对和平的时间,得趁这个机会多适应一下日本教育的节奏——课堂之外的时间应该都要用来修行剑道,大概率是没多少时间用来学习的,只能在课堂内多努力了。

    但如果有机会能露一手,打击下山田阳一的嚣张气焰,和马也非常欢迎。

    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期待赶快来一次考试。

    最好的是数学或者英语。

    日本历史的考试也可以,和马还挺熟日本历史的,尤其是战国史。

    但是别来国文考试。

    和马的日语水平。范马加藤惠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和原主桐生和马是一样的,是全班吊车尾程度。

    毕竟和马上辈子日语也就三脚猫程度,懂个欧尼酱,一裤,没了。

    但是今天只剩下最后一堂课了,看起来今天用小测成绩骑山田阳一脸的计划要泡汤了。

    预备铃响过后,和马看着窗外,不知道第多少次想象起东京大学放榜时的场景。

    日本的大学招生,和中国区别极大。

    在日本要考大学,先要在一月份通过一个类似高中毕业会考一样的玩意,叫全国统考。

    这个考试达到分数线,才有资格去报想去的学校。

    报了名之后才是真正的考验,之后等待考生的是报考的学校自己出题、自己准备考场的考试。

    所有的公立和国立大学,会在同一天考试,所以理论上日本考大学就是一本道,你去考了东京大学,就不可能再考其他国立大学。…。

    如果想像中国那样选一个次一等的大学来兜底,不是不可以,但是只能选私立了,国立和公立在理论上就不可能被当作兜底的学校。

    而日本私立大学的学费那真是吓死人。

    桐生家连国立大学的学费都不一定出得起,去私立……那只能让千代子去卖了。

    虽然现在桐生家遇到的一连串的麻烦,都是因为千代子而起,但是和马已经揍了她一顿让她深刻的反省了自己的错误。昨天两兄妹还并肩奋战了,从结果上讲,千代子昨天算救了和马一命。

    所以和马一点也不想让这么好的妹妹遇到任何糟糕的事情。

    过去的事情已经无法挽回,现在应该考虑如何在当前的局面下获得最好的结果。

    卖掉道场。拿出钱去投资,并且凭本事考上东京大学——这就是目前的最优解了。

    等东京大学毕业出来,和马就是家产万贯的新晋权贵,是前浪中的一员。

    为了实现这个最优解,剑道也好,学业也好,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和马正在这暗暗下决心呢,英语老师进了教室。

    和马一看英语老师手里那叠东西,立刻乐开了花。

    随堂小测验!

    英语老师放下手里那叠纸,推了推眼镜:“我们做一个小测验啊。一节课时间。委员长,来,把卷子发一下。”

    班长站起来,上了讲台拿了卷子,开始分发。

    和马已经在摩拳擦掌了。

    他上辈子可是外贸公司的高级商务代表好吗!日常工作就是跟老外吹牛,吹自家代理的产品。

    英文可是他吃饭的本事,绩效奖和年终奖全指望它了。

    卷子很快发到了和马手上。

    他飞快的扫了眼,咧嘴笑起来。

    这时候他听见山田阳一在跟他同桌嘀咕:“吊车尾看到卷子笑了,难道他一道都不会做所以放弃了?”

    “不能吧,应该是刚好做过类似的题?”

    和马不管他们。范马加藤惠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提笔奋笔疾书。

    时间飞快的流逝,和马填上最后一个空格,抬头看了眼时间:还有十多分钟才下课。

    和马下意识的打算拿起卷子交卷走人——不管大学还是高中,和马都喜欢做完卷子直接交卷走人,因为他这人很奇怪,如果做完卷子回头检查,经常会把对的题目给改成错的,不如不检查。

    就在和马打算潇洒的站起来把卷子拍讲台上走人的当儿,他反应过来了。

    这是日本,虽然可以提前交卷,但是会让老师和同学都觉得你这人有问题。

    于是和马决定趴在桌上小睡一会儿。

    他刚趴桌上没多久,就被老师用教材敲了下脑袋:“桐生君!请认真对待考试!”

    和马爬起来,看了眼老师,笑了笑:“我认真对待了,我写完了。”  老师皱着眉头,瞪着和马,而和马也坦荡荡的回应老师的目光。…。

    他狐疑的拿起试卷,从第一题开始看……

    然后,和马看见英语老师头上出现了词条:白日梦?

    和马集中注意力之后,展开的词条说明是:我一定是在梦里。

    ——妈个鸡,原主到底有多学渣啊,瞧把老师吓得,都怀疑人生了。

    英语老师用了一分钟不到的时间,把卷子全看了一遍——倒不是他看的快,是这卷子本身就很短。

    和马已经习惯了上辈子那种能对折好几次而且字还密密麻麻的超长卷子。

    日本这个试卷,就一个对开,字还贼大。

    和马做得快,老师也看得快。

    英语老师把卷子放回和马面前,然后扭头去看和马右手边女生的卷子——这女生的位置理论上讲是和马最容易抄到的。

    然而那妹子还没写完,显然和马不可能是抄她的答案。

    英语老师又把目光转向和马,严肃的问:“你……寒假去补习了?”

    和马正要给老师分享自己刚刚编的故事。以解释为什么他突然变猛了,老师却自顾自的摇头:“不对,任何补习班,都不可能让你有这样的变化。你……”

    和马现在有点期待这老师会怎么看他突然脱胎换骨的英文水准了。

    但是显然,老师的大脑内存不足了。

    “你……呃……你做得很好。”老师说,“但是为了证明这份一百分的卷子是你亲自做出来的,我要你现在口译我说的话。”

    然后老师叽里咕噜说了一通。

    和马皱起眉头。

    他听见山田阳一笑得很大声。

    大概这位班级的核心人物,认定和马要出洋相了。

    和马也很尴尬。

    他英文很强,尤其是口语。强无敌。但问题是,日本人口语太烂了。

    日本人的英文教育,是用日语的音标把英文读音给“本土化”,用这种方式来降低英文学习的难度。

    看过李连杰版《黄飞鸿》的人都知道一个梗叫“爱老虎油”,其实就是I-LOVE-YOU的土味读法。

    而日本人这套英文教育制度,就是相当于把“爱老虎油”当成了标准读音。

    英语老师这一通日式英语,以和马上辈子那能和老外谈笑风生的英文水平,愣是一多半没懂。

    唯一听明白的是最后一句,貌似是说一颗星星照耀一条船……

    山田阳一大喊:“老师,别为难他了,你读那么快,我都听不太懂……”

    班长呵斥道:“山田!现在还在上课,不要喧哗!”

    和马看了眼班长,然后他不由得感叹,班长真是个美少女……等一下!

    和马灵感来了。

    早上他看到班长之后。范马加藤惠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就试着念诗来形容她的美貌,看能不能获得增益状态。

    念诗?

    老师刚刚念的那段迷之音律组合,该不会是英文诗吧?

    星星,照耀小船?后面那个迷之发音,该不会是冬夜的意思吧?

    你像一颗孤星,他的光芒照耀过一只小船,在冬夜的浪涛里。

    这是雪莱的《致华兹华斯》,文艺青年装逼的最爱啊。

    别看当了高级商务代表之后的和马看起来又俗又没文化,可谁年轻的时候还没装过几回文艺青年呢?

    于是和马清了清嗓子,用标准的美式英语把老师刚刚背诵的那一段又背诵了一遍。

    其实他想背全诗装个逼的,但是很可惜,和马只会背整首诗中最有名的那一句的上下句。

    背完和马再看老师头顶的状态,发现白日梦词条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无地自容”。

    ——咦?好像,做过头了?还是收敛点,给老师一个台阶下吧……

    和马心里这样想着,张嘴说出来的却是:“老师你这个发音不行啊,我费了好大劲才听出来是雪莱的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