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9书阁!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9书阁 > 仙侠修真 > 在修仙世界无法修仙 > 第四十八章 异兽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范仁静坐不语,看着面前的三人似都有所思,一时间倒也难得的安静了起来。

    过了一会,大约是风起了些,白玉领袖中灌了些小风,整个人怔了一下,随后便从石凳上站了起来,冲范仁抱了抱拳。

    “还望来日仍能与前辈相见,不寄山高水长,恩遇永记于心。”白玉忽然有种感觉,他觉得范前辈这一去时间应该短不了,有感而发,便有了这一句话。

    “我,我也一样。”白景辉见他爹如此正式严肃,他也不敢继续坐着了,于是阿辉就赶忙站起神来,学着白玉抱拳道。

    “在下也是一样。”白家父子二人都起身了,共修言自然也是坐不住的,一时间想不到说什么好。便也学了白景辉的样子说道。

    “哈哈哈,那是自然,说得跟我不回陵县了一样。”范仁说着便提了提石桌上的水壶,发现壶中已空后,他又回屋补了壶水出来,给四个小碗都倒上。

    “今日与诸位以水为酒,以待来日相见,请。”

    “请。”

    “请。”

    “请。”

    四人喝完水后,又小坐了一会,眼见日头差不多了,共修言还需带着阿辉去一起巡街,如此三人便一起告辞,离开了奇澜斋。

    随后,范仁寻了一处酒楼与其说好。每日定时送饭,由此便开始了闭关的生活。

    前三日,他先是将《化生指》入了门,然后又学了两式轻功之术,《登天梯》与《扶云纵》。

    《登天梯》可将内劲绵功附于脚掌之底,登城墙高壁之处如履平地。

    《扶云纵》则是可以扶云之势而起,在空中向前飞掠一小段距离。

    这两种轻功在范仁看来都是出门在外及其实用的。

    而后的一十七天之内,他潜心修炼《会元功》,辅之以各色超凡之物进境非凡。

    期间他也看了两本颇为高深的内功《九叠功》与《太阴神素功》,这两本内功虽说玄奇奥妙,但上手之后他却总感觉不如《会元功》通络畅达。

    于是便主修《会元功》。翡翠咸鱼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剩下那两种内功为辅。

    闭关整二十日之后,他已经可以在十米之内凭空引物,三米之内周身气劲外放,凭空擒纵操控,具凭心意。

    推开屋门,走到院中,范仁伸出手来,一片银杏叶飘然落于指尖之上,劲力相附,随手一掷。

    只见其飞旋于空,在一种极高的转速下叶皮、叶肉、叶脉分离成三层,然后每一寸都被割裂成纤细的长丝,在空中飞舞旋转,看上去如同一朵绽放之花。

    “若是说摘叶飞花,不过如此吧。”范仁喃喃自语道,他如今也不知道自己的功力在江湖上应该算怎样的一个水准了。

    当然此摘叶飞花,非彼摘叶飞花,范仁毕在其中还是加入了他的理解的。

    不过他料想再碰见那三个铁塔汉子,那环刃只要近身,就能让他凭空拧成麻花,若是将人拿下,如今可以施展的方法就更多了。…。

    如此倒是与先前见到穆河出手的那一幕很是相似了。

    其实,范仁拿他如今的功力去比较凡人武者就已经不妥了,毕竟用超凡之物去练武的人,这世上估计也就他一个了,其中层次相差不言而明,只是范仁周围无人比较,他自己还不知道罢了。

    这二十天中,包裹的也刷新了不少次,除去已经服用的不知名药液、丹药与灵植毒草之外,剩下的他还得了黑黄小花三朵,种于之前所种毒草花圃。

    这黑黄小花与那毒草种于一起还未枯萎,想必也是有毒之物,这一点,范仁竟然猜对了。

    另有紫竹三颗,因太过坚硬无法下口,被范仁种于银杏树之下。

    似多肉状青绿植物一株,因气味酸腐,所以范仁也并未服用,也将其种于院中。

    其中还刷出了一次活物。一只赤色毛虫,刚刚将其放出便咬了范仁一口,致使他痛痒难耐,头昏脑热了整整一晚才转好。

    一怒之下,范仁将这毛虫头顶触须拔掉两根,然后将它扔到了桂花树之上,任其自生自灭,想来是没那么容易死的。

    这些天中他所服用的东西,都只取用了其中一半,但凡是服下之后没有太强烈的副作用的话,他就将其或用于金蛋之上,或用于莲池之中,想在走之前看到这两物的变化。

    可天不随人愿,一连二十天,这金蛋与那青莲都毫无变化。

    “这莲子至今未出,看来那几位还是机缘不够了。”范仁站在池前摇了摇头。感叹道。

    他打算明日上兰山一趟,然后就准备出发启程了。

    当晚,明月高悬,云淡星稀,恰是月圆之夜。

    范仁躺在屋内,翻来覆去,却就是睡不着,就算是闭着眼睛也是清醒无比,这没来由的失眠可还是他住到奇澜斋中的头一遭。

    之前就算是紫僵上门那晚他也是睡得香熟的,如今却一点困意都没有。

    “或许是要走了吧。”范仁睁开眼看着屋顶说道。

    既然不困,索性就不睡了,什么时候困了再睡吧。

    范仁掀起被子,从炕上坐起,只穿着一身白色的中衣就来到了院中。

    夜晚的温度虽然有些低,但是如今的范仁却也不会被这点温度影响到。

    他双手互错插进衣袖之中。翡翠咸鱼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就在院中的石凳上坐了下来。

    不去刻意控制思想,任由思绪交簇纷飞,就这么静静地看着星辰明月,也是一种颇为难得的享受。

    月华似锦,袅袅如纱,轻照于莲池之上,或许是青莲有感,或许是范仁近日来的不懈努力,只见那池水倒映天上,整个圆月正巧就包住了池中青莲。

    一点点清气从莲心中散出,碧青色的莲叶在洁净的光华中缓缓展开,远远看去,就仿佛翠玉雕琢而成的一盏宝莲灯一样,似真似幻之间又有星光隐现,如若仔细观察,就能发现是其中莲子。

    与此同时,屋内角落里的那颗金蛋轻颤了两下,然后便有微弱的“咔咔”声从蛋壳上传来。

    范仁心有所感,他坐在院中石凳之上目睹了青莲盛开的一切,怔着神惊讶了许久,才反应了过来。

    “原来你是在等我啊,如此既圆满了我的承诺,也给予了他们一点造化,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