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9书阁!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9书阁 > 女生言情 > 表小姐 > 第六十章粽 子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照侯夫人的意思,得找个宫里退下来的嬷嬷好好地教一教常凝的规矩,至于说女红,有潘嬷嬷盯着就行了。

    不管怎样,常凝也不会落魄到靠自己动手才有鞋袜穿。

    所谓的学女红,不过是找个理由拘着她。

    潘嬷嬷暗暗叫苦,却不得不答应。

    常凝自然是不答应的。

    在房间里闹了个天翻地覆。

    侯夫人满身疲惫,道:“要不我们就打个赌吧?”

    常凝愣住。

    母亲还是第一次这样和她说话。

    侯夫人没有多看她一眼,道:“你听我的话,老老实实地在房间里呆一个月。若是其间施珠主动来找你玩,你出阁之前,我都不再拘着你了。反之,你从此以后要老老实实跟我在屋里呆着,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常凝想也没想地答应了。

    从前施珠在施家住的时候,身边总是有很多人,她要是不主动去找施珠玩,施珠是不会找她玩的。可如今施家搬去了榆林,施珠孤零零的,她不相信施珠能一个月都不找她。

    侯夫人看着,失望极了。

    出了常凝的厢房,她忍不住对潘嬷嬷道:“我的确不是个好母亲,你看她,都养成个什么样儿了!人家王晞想怼施珠。还知道提前打点玉春堂的人,叫席面的时候对施珠的忌口矢口不提呢!她倒好,明知道我不喜欢她和施珠来往,定下了这样的赌约,她居然半点都没有迟疑,就这样答应了。

    “她那脑子是随了谁?

    “就是太夫人,也没有这么糊涂啊!”

    潘嬷嬷哪敢答应,含含糊糊地劝了侯夫人几句。

    侯夫人这次却是下定了决心要把常凝和施珠分开。

    谁愿意看着自己的女儿给别人当绿叶,还被嫌弃却能无动于衷。

    “你盯着阿凝点,”她低声吩咐潘嬷嬷,“别让珠施的人靠近她。”

    潘嬷嬷硬着头皮答应了。

    原本准备和潘小姐相看的刘家突然送了帖子过来。吱吱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请了侯夫人去大觉寺敬香。

    侯夫人松了口气。

    潘小姐这都进京快两个月了,要是那刘家还没有动静,她都以为刘家要悔约了。

    她开始一心一意地给潘小姐准备去大觉寺的衣服首饰。

    王晞却在抱着太夫人的胳膊撒着娇:“我不想去保祥坊,我要呆在家里。”

    韩家会在保祥坊的新宅子里给韩家老安人祝寿。

    她道:“施表姐也不想去,凭什么她可以不去我就得去啊!您偏心施表姐。”

    太夫人头痛极了。

    这两天施珠和王晞如同水火不能共融,偏偏常凝被侯夫人押着学女红,常妍因为韩家女儿是她胞兄的未婚妻,忙着帮二太太打点去给韩家老安人拜寿的礼品,常珂又是个胆小的,不要说劝阻了,她看见王晞和施珠对上就躲得远远的。两个小姑娘家家的,像两个混世魔王,把她这里都要闹翻天了。…。

    她劝道:“你不能因为施珠不去你也不去,韩家虽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可韩大人的人缘却是数一数二的好,这次他们家又是下了大力气,要借着老安人寿辰准备在京城官吏之家站住脚的,和他们家交好的人多半都会去,也是你们的好机会。”

    在她看来,王晞有丰厚的陪嫁,大可不必在乎男方的财力,应该挑一个长得好,性格好,又有点本事的男子为婿。

    从前没有薄明月的事,像韩家这样的就正好。

    王晞就知道太夫人打着这样的主意,她道:“我要去找薄明月。”

    “啊!”太夫人骇然。

    王晞忿然地道:“如果不是他,我怎么会总被施表姐讽刺。他瞧不上我就瞧不上,我也不稀罕他。可他不能因为瞧不上我,就那么地打我的脸——庆云侯府又不是什么小门小户,他们府里太夫人和最受宠的小公子说的话,怎么那么快就被人传了出来。可见这不是庆云侯府的意思就是薄明月的意思。

    “我自认为我没有得罪过他,他凭什么这么干?”

    说起来,薄明月还得感谢她。

    要不是拿了她作筏子,他和四皇子能顺利脱身吗?

    她现在找不到四皇子,只好找他做为中间人传个话给四皇子了!

    原本她是准备悄悄去,悄悄回的。现在好了,太夫人非要她去给韩家抬轿子,她正好拿了这个做借口不去。

    她还道:“施表姐为何不想去?是瞧不起韩家吗?那她要嫁哪样的?像陈珞那样的吗?”

    太夫人见她口无遮拦,吓了一大跳,忙道:“你可别在外面胡说,舅老太爷想她嫁到宫里去!”

    常珂的话被证实了。

    王晞心里的小人儿翻了个白眼。

    太夫人不想王晞去见薄明月:“你这不是胡闹吗?”

    王晞却打定了主意,道:“有些事,是越早说清楚越好。我是蜀中来的,若是失了礼数,想必也没有人会责怪。有人问起来,一句小辈们闹着玩的就好了。也免得坏了我的名声。

    “但长辈出面就不一样了。吱吱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一句话说岔了,那就是质问,是要得罪人的。”

    太夫人想想,这话还挺有道理的,加上她不愿意与庆云侯府生罅,就没有拦着王晞。

    *

    薄明月一身月白色锦袍,躺在屋檐下的摇椅里听人唱曲。

    堂外粉色海棠花落了一地。

    听说王晞要见他,他差点失手打翻了旁边的果盘。

    “你没有听错?”他反复地问他身边的贴身小厮,“是王家的人?还是王家的大小姐?就是那个永城侯府的表小姐。”

    小厮挤眉弄眼地道:“若是王家的人,我还来通报公子做什么?直接就让人晾在那里了。当然是王家大小姐,也就是您说的那位永城侯府的表小姐了!她约了您在济民堂见面。”

    说完,还凑到薄明月跟前悄声道:“我可打听清楚了,那济民堂,说是那个姓冯的大夫的,实际上是王家的。”…。

    薄明月听着,心思立刻活络了起来。

    他这刚刚拒绝了王小姐,王小姐就约了他见面,不会是想和他述述衷肠吧?

    这种事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可惜他那天太紧张了,只顾着注意陈珞和宝庆长公主的表情了,没看清楚那丫头长什么样。

    但他记得她眼睛挺漂亮的。

    亮晶晶的,像落着星辰似的。

    有双这么好看的眼睛的人,长相怎么也不会太辣眼睛。

    可惜他祖母看人的眼光不怎么样,说人小姑娘长得漂亮,那必定是白白胖胖有福气。

    不然他还可以更多一点期待!

    “行!”薄明月站了起来,“那就见见。”

    “好嘞!”小厮一溜烟地跑了。

    到了约定的那天,薄明月换了好几身衣裳才坐着轿子慢悠悠地去了济民堂。

    王喜带他走的是济民堂的后院。

    树木极其高大,绿荫如伞。

    薄明月好奇地左瞧瞧,右看看。半盏茶的路被他走出了一炷香的功夫,这才在济民堂后院的花厅落座。

    王晞梳着个简单的双螺髻,穿了件银红色杭绸比甲,耳朵上的南珠耳环有莲子米那么大,笑盈盈地站在堂前等着她。

    这小丫头还怪好看的。

    薄明月望着她笑成弯弯月牙儿的杏眼,不由低头看了看自己新做的青竹色道袍。

    早知道这济民堂绿荫匝地,他就应该穿件红色的衣裳的。

    他望着大大的杏眼弯弯地笑成了月牙儿的王晞,面无表情地在花厅和她一左一右地坐下。

    小丫鬟上了茶点就退了下去。

    薄明月没有动那茶盅,道:“你找我想说什么?”

    那大咧咧地能说出她是追着陈珞跑的人,你还指望着他有个什么好态度?

    如果不是因为约不到四皇子,王晞压根不稀罕见他。

    她道:“不知道薄公子能不能帮我约见四皇子。我有事相求。”

    “什么?”薄明月愕然地坐直了身体。有些不敢相信地道,“你说你要见四皇子?”

    她不是来见他的吗?

    她想见四皇子干什么?

    难道他的作用就是让她能见到四皇子?

    薄明月心里像刮起了暴风雪,脸也跟着沉了下去。

    王晞在心里鄙视了薄明月一小会儿。

    像薄明月这样的人她见得多了,总以为自己老子天下第一,谁都没有他这样的人尊贵。

    若是有人靠近他,肯定是有非份之想。

    何况是比他身份还尊贵的四皇子。

    王晞懒得和他多废口舌,直言道:“我想见见大觉寺的朝云师傅,可据说他除了皇室之人,都不买账,只好求助四皇子了!”

    薄明月压根不相信。

    他觉得王晞是在找借口想和四皇子说上话。

    最主要的是。吱吱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他越看王晞越觉得她长得还真不错。

    明艳却透着几分娇憨,不世俗。

    是个可以杖着美貌就越级的女子。

    他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心里也越来越不舒服。

    “不过是要见个和尚,有必要求见四皇子吗?”薄明月觉得他有必要戳穿王晞的用心,冷笑道,“我帮你约就行了。是要他来见你,还是你去见他?不过是一句话的事。”

    王晞想见朝云是真的,想见四皇子,拿个信物也是真的。

    可四皇子远在天边,朝云的事却能立马解决,她自然是选能立马解决的,至于四皇子,她在京城,以后再找机会。

    她道:“我们去大觉寺见他吧?”

    万一朝云真是冯大夫要找的人,可不仅仅是让他伏法的事,还得把他攒起来的那点名声刮干净了才行。

    “行!”薄明月快言快语地道,“你什么时候要见他,我派人去大觉寺打声招呼,让他在寺里等着你。”

    至于王晞是不是真的要去大觉寺见那和尚,根本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说了是求四皇子帮这个忙,他就代四皇子帮她这个忙好了。

    她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别想中途开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