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9书阁!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9书阁 > 二次元 > 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狒 > 第一百二十 九章狗与鸡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二十 九章狗与鸡

    “黑荆棘佣兵团”内,路西德目瞪口呆地听着莫纳汉的解释。

    随着值夜者队长的“娓娓道来”,她的脸色也越来越差……

    妖兽了!

    自家地皮贬值成白菜价了!

    脑子里嗡嗡响,完全听不进去莫纳汉接下来的言语。

    地皮的价格,真的大跌了,跌成象拔蚌了!跌成皮皮虾了!

    路西德的脸垮了下来,心里满是欲哭无泪的感觉。

    ……

    “哎哎!你有在听吗?”

    这时候,莫纳汉也发现了路西德的魂不守舍。

    略有些不满,他皱眉问道。

    路西德猛地一怔,旋即木然地点零头道:

    “迎…”

    莫纳汉翻了个白眼。真当本大爷傻啊?!

    这货一看就没在听好吧?

    “唉!”

    他不禁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

    没再管傻乎乎的“希林”,转身返回“团长室”去了。

    保持着一副“聆听教诲”的样子,过了好一会儿,路西德这才慢慢的缓了过来。

    揉了揉额角,莫名有一种醉醺醺的感觉。

    “我特喵的……”

    心里有一种想骂饶冲动,但又不好出口。

    摊在扶手椅上,脑海中思绪万千。

    慢慢的,又开始回想起莫纳汉刚刚的言语:

    “廷根的“码头区”堵塞了?船全烧了?与因蒂斯合作建立炼钢厂的计划取消了?所以地皮贬值了?”

    ……

    炼钢厂?

    一时间。脑海里的那道灵光逐渐清晰了起来。

    结合之前知道的信息,心里有了猜测:

    “之前纽卡伦神神秘秘的“那件事情”,大概率就是指的建造“炼钢厂”这回事吧?”

    眨了眨眼,继续想道:

    “所以那时候的地皮才涨价得厉害嘛……还没人肯卖……”

    恍然大悟般,路西德托腮喃喃着。

    很明显的,纽卡伦对这件事情是有所了解的,所以才急匆匆的抛售了手中的地皮……

    这坑了可怜的霍伊男爵。奕均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以及……自己。

    一想到这里,就气不打一处来,伸手摸向了口袋里的黑本。

    但转念一想,又犹犹豫豫地把手缩了回去。

    不行不行,毕竟现在还在廷根的值夜者总部呢。

    克制一下,回家再。

    长呼了一口气,她捋了捋思路,又发现了几个疑点。

    既然因蒂斯人要与鲁恩合作在廷根建立炼钢厂,那为何还要搞破坏?

    这在利益上不符合逻辑啊。

    而且据刚刚莫纳汉所言,在廷根建立炼钢厂这回事,还是上次战胜鲁恩后,因蒂斯人自己提的条件。

    那就更没有要破坏这件事情的道理了。

    摩挲着下巴,疑惑不解地想:

    “因蒂斯人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药?”

    根据她对因蒂斯的了解,在鲁恩建立炼钢厂的这一事件,确确实实是有利于因蒂斯的。

    飞速扩展的因蒂斯的确有这个需求。…。

    单单从铁路建设这一点来,就需要消耗大量的钢铁。

    而鲁恩丰富的煤铁资源,也确实是因蒂斯眼馋的对象。

    那么按理来,因蒂斯人应该巴不得顺顺利利的建立炼钢厂啊?

    为何还要搞破坏?

    这真令人费解。

    忽然,她猛地抓住了一个之前忽略聊事件。

    “风铃号”事件!

    根据她所见的情况,这无疑也是和因蒂斯有着联系的事情。

    就凭那一手纵火!

    别的势力可没有这能耐啊。

    仔细回想了一下,她再度发现了一个疑点。

    那位疑似“纵火家”的超凡者所乘坐的马车,自己之前是见过的!

    那特喵就是霍伊男爵的马车!自己之前算计过的那一辆!

    忽然之间,一切谜团又好似串联起来了,但却又缺少了某些环节,导致这些疑问无法被解开。

    眨了眨眼。路西德思索道:

    “如果霍伊男爵与因蒂斯有联系,那么一切就都能得通……”

    而霍伊男爵与因蒂斯有联系的这个情况,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对于在廷根建立炼钢厂的这件事情,他无疑是想在其中分一杯羹的。

    这从他一系列的举动上都有所体现。

    “啧……”

    路西德挠了挠头。

    “霍伊男爵是因为害怕与因蒂斯同流合污的事情败露,所以才这样的嘛?”

    这是一个站得住脚的推论。

    即便是霍伊真的无力偿还债务,以他男爵的身份,也可以拖着慢慢还,不存在非死不可的必要性。

    “呼!”

    路西德长呼了一口气。

    总感觉自己掀开了冰山一角。但又像是管中窥豹,没法看透整件事情的疑云。

    但她心中隐隐约约有一种感觉。

    “风铃号”上隐藏着大秘密!

    可惜,“风铃号”早已经被毁灭了。

    换个角度来想想,貌似它还是廷根第一艘烧毁的船只呢。

    “唉……”

    忍不住又叹了口气,曾经廷根码头区那摩肩接踵的货船,现在都已付之一炬了。

    这还真是令人唏嘘啊。

    眼珠子一转,路西德悄然萌生了一个想法:

    “虽然我没去过“风铃号”,但库缇斯去过啊!找他问问不就完了!”

    但转念想了想,却又像泄气皮球一样放弃了这个打算。

    直接问的话,很难不遭人怀疑……

    自己可没办法解释为何会知道这事情。

    万一被怀疑是尾行癖,就不清了啊!

    “啧。奕均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真烦!”

    心中隐隐约约的有一种感觉,却又不上来确切是什么。

    像是冥冥中的启示,让她觉得“风铃号”就是一切问题的关键。

    但这却又没办法去验证。

    好烦啊!

    忽然,她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不能直接找库缇斯,那不代表不可以找别人啊!

    可以从那位之前上“黑荆棘佣兵团”求助的管家那着手!

    库缇斯若是查到了什么,那他也应该知道一些情况才对。

    嗯,此事大有可为!

    干就干,她从扶手椅上站了起来,离开了“黑荆棘佣兵团”。

    撑着伞,登上了在门口不远处等候着的马车,路西德出发了。

    虽然不知道那位管家在哪里,但这也难不倒她。

    抽出藏在裙子束腰里的“魔杖”,路西德撇了撇嘴。

    相对于之前用擀面杖充当的“卜杖”,专业的魔杖显然好用得多。

    就这样,她指挥着车夫,往管家所在的位置驶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