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9书阁!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司慕景深呼一口气,扯唇微微点头。

    在他进这个山洞时,他就已经将自己全身的经脉封住了,但因为药的缘故,自己的身体变得更加强悍。

    不知道那丫头受伤了没...

    这个念头只维持了几秒,便失去思考意识...

    发病时,几乎痛感全无,眼前尽是一眼望不到边际的血色,只想杀人,一直杀下去。

    -

    叶轻轻提着野鸡和兔子,隐匿着身形躲在洞口,他不想让自己看见,那自己就躲躲...

    只是她好后悔自己的任性,她明明知道司慕景有自己的难言之隐...

    还想办法让师兄离开...

    此时,洞口里传来一阵阵嘶吼声,充满了凌厉和杀意,即使内力被封住。那股危险却清晰的传到她心底。

    叶轻轻此时只有满满的心疼和难过,怪不得他总是不让自己摸他的手腕。

    直到一个时辰,洞内嘶吼声才渐渐消失。

    司慕景没想到叶轻轻就在洞口等他,微微一愣,下意识的别过头去...

    叶轻轻站起身,猛的将他抱住,瓮声瓮气哼哼两声,“你陪我去烤肉...”

    “我看看你肩膀...”他只记得他用力捏住了她肩膀,不知道她受伤了吗...

    叶轻轻活动了一下肩膀,摇摇头,“没事啊。”

    被他捏的脱臼了,自己接好了...

    不想让他内疚。再将自己藏起来。

    话锋一转,坏笑着凑上前,问道:“还是想占我便宜呀~~”

    司慕景上前捏了捏她娇嫩的小脸,低低嗯了一声。

    想占她便宜,想疯了的那样想。

    叶轻轻吐了吐舌头,跳的一旁,“想得美!”

    司慕景没想到她直接没问刚刚自己发生的一幕,只听她叽叽喳喳的说着话,心里一片宁静安然。

    “我这大厨轻易不下手的,今日算你有口福!”

    司慕景一只手撑着自己头,歪着头看她,火光将小姑娘白嫩的小脸染上一层暖橘色,唇上更显得绯红。

    “我的头发好讨厌,真想一剪刀下去将它咔嚓了!”

    叶轻轻被自己总是跑到胸前的头发烦躁的不行。辞药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又怕直接烧了。

    司慕景凑上前将她散下来的柔软的头发全部拢在手中,眉眼带笑,“不是经常说,世界如此美好,你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吗?”

    叶轻轻头也未回,双手不断翻烤着,“我若是暴躁早一把火烧了。”

    司慕景唇角的弧度深了几分,手指玩弄着她的长发,“嗯,你脾气最好了。”

    “你敢敷衍的再假一点吗?”

    “敢。”

    叶轻轻:“...”

    看把你能耐得!

    -

    “我能把一下你的脉吗?”

    叶轻轻忍了一晚上,若平时有什么他不想说的,倒也没什么,只是事关他的身体,她没办法装作不知情。

    司慕景知道这丫头执拗的性子,揉揉她的发顶,淡然的将手递上去。

    过了片刻,叶轻轻怔怔的盯着他好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带着颤音问道:“内力逆行?”…。

    司慕景轻啄了一下她的唇角,低低嗯了一声,仿佛在回答‘你吃饭了吗’这样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

    叶轻轻顿时红了眼眶,紧紧的抓住他的衣衫,凶巴巴的,“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样对你经脉伤害多严重?”

    司慕景就知道她会有这样的反应,讨好的亲亲她的脸颊,“乖轻轻,不生气,日后再也不会了。”

    “一个亲亲好不了!”番薯网 .fanshu8xs.

    司慕景闷笑一声,亲了下她脸颊,又轻啄了一下她的唇角,“这样呢?”

    叶轻轻抱着手臂,睥睨着他,“勉强原谅你,但是你得乖乖不准使用内力,与我待在一起!”

    司慕景微微扬眉,戏谑道:“原来是想和我待在一起啊——”

    叶轻轻乖巧用力点点头,捏着他胸前的衣衫,撒娇似的嘟嘟嘴唇,“可以吗?”

    司慕景眼神暗了暗,一双赤眸变得幽深。

    “唔——”

    说亲就亲。就不会知会一声吗?

    让她换完气再亲也行啊!

    她挣扎的厉害,司慕景拍了一下她的屁股,低声沙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嘟囔一句,让她顿时睁大眼睛,还没来的及开口,就被他略带粗鲁的吻封住...

    他...越来越不要脸了!

    骚话简直张口就来?!

    小半个时辰——

    叶轻轻因躲不开他的怀抱,只能捂住他的嘴,凶巴巴的警告,“你看看我的嘴巴都肿了!”

    被他吸吮的唇色更是殷红,眼里迷蒙着一层水雾,强行凶凶的模样,让他忍不住喉结动了动。

    “咦~司慕景你越来越变态了!”

    竟然舔了一下她的手心!

    好恶心!

    用力往他身上擦了擦。嫌弃的两只手轻扯着他的脸,“说!你错了!”

    司慕景将她圈在自己怀里任她作乱,眼里含笑,“我错了。”

    叶轻轻仍然不撒手,强忍着笑意,“你说的声音太低了,听不到!”

    “...我错了。”

    叶轻轻攻气十足,“还敢偷偷跑吗?”

    仿佛下一句就要说——

    男人,在敢逃打断你的腿!

    司慕景轻戳了一下她的肋骨,女王范的叶轻轻瞬间怂了,笑得面容扭曲,“哈哈哈...我错了我错了...哈哈...”

    “嗯?声音太低了,听不清楚。”

    叶轻轻:....

    记仇的狗男人!

    “我错了!...哈哈哈...你大爷的。辞药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我都认错了,你还挠我干嘛!”

    司慕景见她笑的泪都从眼角逼出来了,才放过她,轻笑着将她眼角的是眼泪拭去。

    安抚的轻啄一下,“我没大爷。”

    “哦。”

    叶轻轻斜斜的靠在他怀里,玩他的手指,语气极为认真:

    “你真的不能再用内力了,至少在调理好之前不能用,狂躁症是一回事,你体内的暗伤又是另一回事,我不信你一点感觉有没有!”

    司慕景随意嗯了一声,手指卷着她的头发,“先睡会吧,非要来这个鬼地方...”

    叶轻轻得意的挑眉,“这才叫瓮中捉鳖呀!”

    司慕景脸瞬间黑了,“是不是不困了?嗯?”

    叶轻轻:...

    “没有没有。我困了!”

    她是真的累了,本来闭上眼睛装睡的,没过多久便呼吸悠长...

    司慕景换了个姿势让她睡得更舒适些,只是目光落在自己胸前,那双小手还紧紧的捏着他的外袍。

    冷硬的脸庞此时满是宠溺柔和,刚想将她的小手放下去,便立刻惊醒了她,“你是不是要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