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9书阁!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9书阁 > 都市重生 > 年轻的魅力 > 年轻的魅力035 收一下尾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年轻的魅力035 收一下尾

    谭琴虽然走这条路已经有无数次了,第一次发觉这里的月色真美,说实话,她有留意过这个足球场,却没有留意过踢球的人,或许日后会了。

    她往草丛中盘腿一坐,仰头看着尤勇。

    尤勇看了下手中的表,确定还有时间聊天,便坐了下来。

    “我问问你啊,你觉得一个人这一生当中,最美好的青春年华是什么时候?”

    尤勇想了想,便说道:“就大学到二十六岁这几年啊,年轻又没有压力,未来还有很多可能,还能犯错。”

    是的,年轻至少还有犯错的资本。

    似乎,谭琴早就知道对方是这么说的,当然,换做是任何人回答都会跟这个答案差不多。

    她问这个问题。摆明了就是挖个坑,让他准备往里跳的。

    “那不就对了?人生最美好的这几年,说的不正是我们这个时候吗?拼死拼活地只想着赚钱,却不舍得花钱,难道你要把钱留到年老色衰或者是身体老化了以后花?有谁知道自己,活不活得到那么老啊?”

    命格就是有这么玄乎的,有人出身乡野最后却能封侯拜相,也有人出生时高高在上,少年得意青年坎坷,中年急转直下晚景凄凉,也不是没有的事。

    尤勇解释说道:“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将钱先存着,将来需要的时候可以拿出来做很多事情。”

    谭琴摇摇头说道:“我可不想以后回忆起自己年轻的时光,只剩下苦巴巴的省钱,还有那种望着橱窗里裙子的羡慕,漂亮的裙子鞋子首饰,我现在就想要,很多衣服,也只能现在这个年纪穿,等老了,就算有钱,身材发福也穿不了走秀款和性感风了,只有年轻可以肆无忌惮,穿什么都好看。”

    尤勇差点被谭琴赚钱和花钱的逻辑给绕了进去,他努力地组织语言进一步道:“但你也要有个抗风险能力啊,有笔存款什么的,万一出现什么变故……你也不用求人办事,毕竟你家庭环境比较特殊。克拉使者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所有的优势都是站在你妹妹那边的。”

    突然之间,谭琴明白了他的话,原来他还记得金瑶瑶这人。

    不得不说,这金瑶瑶身段好,模样更好,是个美人胚子,跟她妈一样都是个厉害的角色。

    只不过这些年来,她们之间很少有交集。

    谭琴撩了撩长发,应道:“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我赚钱的技能在,我怕什么呀!我能靠自己不靠他人。照你这么说来,这赚钱是为了什么?难道只是为了看着银行卡上的存款余额越变越多吗?那只是个数字!那数字再大,也不代表你享受到了什么,我的人生难道就要被这数字捆绑住每天过的那么苍白吗?

    我这么辛苦赚钱,不就是为了花吗?不就是为了买东西的时候不用看标签价格,就能随心所欲吗?不就是为了过的爽吗?物价上涨,通货膨胀,消费降级,和我有什么关系啊,我努力工作努力赚钱就好了。”…。

    她似乎就是在传递那个观点:“一时花钱一时爽,一直花钱一直爽。”

    当然,她还有很多理由还没法挑明说。

    “好吧,你说什么都是对的,羡慕你们女孩子,不用愁任何烦恼。不过,我听过一句话:一个人相信什么,他的未来就会靠近什么。”

    尤勇实话实说,都说这个时代的女性难养,不无道理。

    多少男人费了点心力,才勉强把日子给过顺了。多少人起早摸黑的,也不能把自己养活,何况要养女朋友。

    就好比是上个月的自己,没了工作的话,感觉完全不能养活自己。文新学堂 enxiang.

    谭琴却不以为意,她看了尤勇一眼,说道:“难道你想过那种赚了钱就什么也不舍得花的抠逼的人生吗?难以想象这种人的人生有什么意义,未来能有哪个女人受得了这种奇葩?”

    这话听着有几分讽刺。但是尤勇依旧陈述着自己的观点:“一直觉得,谈钱真的是太庸俗了,觉得穷一点没有关系,只要活得开心就行,但是现实给了我一个狠狠的眼光,我们都是凡夫俗子,过不了没有钱的生活。所以我是做好了好好赚钱不花钱的准备。”

    谭琴没再跟他抬杠下去,哀叹了一声:“其实没钱的日子也挺好的,可以老老实实地过日子,不需要受外面的花花世界诱惑,能在家享受亲人之间的天伦之乐。有了钱,你就会忘了初心的。”

    “你这话说得好似自己饱受风霜一样。”尤勇停顿了一秒钟接着说道:“也许你的人生比别人低,也许你的成长环境也没那么好,但是这些都不重要。因为未来还有无限可能。”

    尤勇总觉得她的心里装了太多不属于她这个年龄的事情。

    呃……

    “呵……我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所以,我可以忍受任何一种生活。不说这些太虚无缥缈的事了,你为什么会来深圳啊?”谭琴转移了话题。

    “大部分人毕业了都会往一线城市跑,我当初来这里也是为了我的前女友,只是可惜我们有缘没份。”尤勇老实回答。

    “就是上次在华强北拍广告的那个女的?我在你家看到了她的照片。”

    尤勇也没想到女人的第六感这么敏捷,这都能猜中。

    “是的。那照片一直放在那里,改天是得扔了。”

    不得不承认,人的面子有时候就像一张纸,一戳就破。

    谭琴聊了聊彼此的工作,她才终于想起了正事,说道:“对了,古争近期有经常打我电话,说请我吃饭。克拉使者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聊聊刷卡机合作的事情,这事你知道吗?”

    “我们还是上次韩小橙喝醉酒的那天见过面。想谈合作这很正常,你们华深酒店一向以来都跟几家支付商合作着。”

    谭琴直说重点:“问题是他当你不是兄弟般吗?看来人为了自身利益是什么都可以不顾的,对吧?”

    她言简意赅,就不信尤勇会这么大度,完全这么相信一个人。

    “古叔这人其实挺好的,我能来普瑞上班也全靠他引荐。”

    她心里憋了一堆想要吐槽古争的话,却被尤勇这句话给硬生生吞了下去。

    “好吧,既然你都觉得无所谓,就当我没说。不过我觉得他这人挺烦,直接被我拉黑了。嗯,行了,你回去吧,我四处走走,再回去。”

    谭琴是个行动派,说走就走,她站起来,整理了下衣服,直接走人。

    走了十几步之后,她顿住脚步,回头看了眼尤勇,望着对方挺拔高大的背影,一时之间心驰神往。

    谭琴心里忍不住说了句:唉,说走就走,走得比我还潇洒。

    其实再转个弯,她就可以走到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