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9书阁!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9书阁 > 灵异小说 > 18路公交车 > 第三五十四章 百消失的病人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三五十四章 百消失的病人

    “严队,喝口水吧,忙了一整夜了,一定很累吧。”一名与中年警察留在医院等待着孙文杰情绪稳定下来的年轻警察买了两瓶水,递给了中年警察一瓶。

    “谢谢。”中年警察接过了年轻警察的水,朝着年轻警察表示感谢,随后将水放到了一旁,并没有去喝。

    “严队,我听说过你的故事,说实话,我一直都很钦佩你。”年轻警察突然开口,用钦佩的目光看向了身旁的中年警察。

    对于年轻警察的话,中年警察并没有开口回答,而是拿起了身旁刚刚放下的水,拧开瓶盖之后,中年警察喝了一小口,便又拧住瓶盖,将水放到了身旁,在此期间,中年警察始终沉默,并没有理会年轻警察的话。

    “哎......”年轻警察见状。微微摇了摇头,随后坐到了中年警察的身旁,实际上,对于中年警察的反应,自己并不感到意外,因为,自己在之前便见识过中年警察的冷漠,除了工作期间,中年警察很少与人交谈。

    “你叫什么名字?”当年轻警察坐在中年警察的身旁感觉到有些失落的时候,中年警察突然开口,询问着身旁的年轻警察。

    听到中年警察的询问,年轻警察先是一愣,随即便是着急的开口,回答着中年警察,“报告严队!我叫郝小何。”

    “我叫严镇江。”听到年轻警察的名字之后,中年警察突然开口,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郝小何闻之。脸上露出了一个十分尴尬的笑容,“我知道严队的名字。”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警察,没有可以让你钦佩的东西。”严镇江的下一句话,使得郝小何顿时一愣,一时之间,郝小何不知该说些什么。

    而就在二人交谈之际,一名医院的医生突然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不好了!不好了!”

    见到那名慌张跑来的护士,严镇江与郝小何的脸色皆是一沉,从医生慌张的样子来看,想必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发生什么事了吗?”严镇江与郝小何同时起身,接着,异口同声开口,询问着慌忙跑来的医生。

    “病人!病人跳楼了!”

    “什么!”听到医生的话。牛赖赖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严镇江与郝小何先是一愣,随后,二人拼命的跑向孙文杰所在的病房,而当二人跑到病房的时候,病房里的窗户大开着,病床上已经没有了孙文杰的身影。

    二人来到窗前,向着病房的窗外向下望去,令二人感到疑惑的时,窗外并没有见到医生所说的跳楼的孙文杰。

    “没有人?这是怎么一回事啊?”见到窗外并没有见到孙文杰的身影,郝小何便是挠着头,一脸迷茫的看向了身旁的严镇江。

    严镇江并没有理会郝小何的话,而是快速跑出病房,在医院的走廊里寻找着什么。

    “严队,你在找孙文杰吗?”孙文杰所在的病房在医院的四层,而从四层跳下去的话,非死即伤,而窗外并没有发现孙文杰的身影,这让郝小何认为,孙文杰很有可能并没有从窗户跳下去,而是利用大开的窗户做出假象之后,从病房的门离开了,所以,郝小何觉得此时严镇江在走廊里四处张望,是与自己想到了一块儿。吧 .xs8.…。

    在走廊张望了一会儿之后,严镇江便是回到了病房里,开始对病房进行调查,而在此期间,严镇江始终沉默,对于郝小何的话并没有理会。

    而郝小何见状,也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站在严镇江的身后,等候着严镇江。

    过了好一会儿,严镇江调查完病房后,转过身,突然开口,询问着郝小何。“刚刚那名医生的样子,你还记得吗?”

    被严镇江这么突如其来的一问,郝小何先是一愣,随后便是开始回忆之前那名医生的样子,但是回忆了许久,自己硬是没有想出那名医生的样子。

    “奇怪了!我......我好像不记得那个医生长什么样子了。”此时的郝小何十分的无奈,自己明明刚刚才见过那名医生。但是转眼之间,自己竟是将对方的样子彻底的遗忘。

    听到郝小何的回答,严镇江便是沉下了脸,陷入了沉思,片刻之后,严镇江开口,让郝小何帮忙去调取医院的监控。

    “你现在马上去找医院的负责人,帮忙调取医院的监控,看看能不能找到刚刚的那名医生,以及孙文杰逃离医院的踪迹。”

    “好!我这就去。”听到严镇江的话,郝小何转身便是离开。

    郝小何离开之后,严镇江站在病房的窗户前,看着病房里大开的窗户,陷入了沉思。

    许久。郝小何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刚一进病房,郝小何便是喘着气开口,“严......严队!有!有鬼了!我刚刚调查监控,没有见到之前与我们交谈的医生,监控里只有我们两个着急跑到病房的画面,而且,医院其它地方的监控,也没有看到孙文杰逃离的踪迹。”

    听到郝小何的话,严镇江表现的十分镇定,似乎对于郝小何的发现,自己已经猜到了。

    “严队!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啊?”面对如今的状况,郝小何感到十分的迷茫,完全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严镇江沉着脸,目光再一次投向了病房的窗户外。

    良久,严镇江才是缓缓的开口。“走。牛赖赖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先去楼下看一看,能不能找到些什么。”说完,严镇江便是离开病房,向着病房窗外外的楼下而去。

    郝小何心中带着疑问,紧紧的跟随着严镇江,在前往窗外楼下的途中,郝小何还提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严队,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孙文杰会突然间消失了?还有刚刚的那个医生,难道?真的如孙文杰所说,有鬼吗?”当提到“鬼”的时候,郝小何打了一个寒颤,下意识的回了一下头。

    对于郝小何提出的疑问,严镇江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刚刚我多次调查病房,但却没有找到任何奇怪的地方,而且,在你离开的时间里,我还询问了医院的其它医生,但没有想到的是,我得到了一个惊人的发现。”说到这里,严镇江的脸色变得无比的凝重。

    “什么惊人的发现?”郝小何脚步一顿,停了下来。

    “医院的医生,都不知道有孙文杰这个病人。”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