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9书阁!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咦,这鸟二人看来倒是稀奇,倒是从前都未曾见到过的。”几人在树前不远处暂停下了脚步,一时间就这么朝着树上正飞落在枝头的那只鸟儿静静看去。

    容华打量着那里看了看不由说道,虽然说是这林障之中有不少外头并不常见的东西在,也可以说是毒虫毒物一类最齐全的一个地方了,只不过若说眼前所见的那只鸟儿,却是你单单一眼看去,就有不一样的地方。

    显然它会是在这南毒的林障之中出现,那就更加证明它的存在应是并不普通才对,柳因风看得认真,视线始终没有从那棵树上的一处枝头间移开。

    她自然是认得出鸩鸟来的,只不过眼前的这一只并非昔日曾生活在这里的鸟儿。柳因风虽然是第一次见到它的模样,不过心中却是已经能够知道它的来历了。

    过去这林中本来是有一对儿鸩鸟的,在其中的一只死去之后,便也只剩下了孤零零的一个,而如今眼前多出来的这一只倒是正如柳因风所期待的那般,是一个新的生命。

    此时枝头上停住的鸟儿也正昂着头,朝着树下的几人处看去,半晌倒是也不曾挪动一下,而那不时歪着脖子的样子,似乎正打量着人有些好奇似得,看着机灵又讨喜,她不由地想起了曾经那一颗还在自己手里捧过的鸩鸟的蛋。

    那时候自己也不曾想到。在把那颗蛋放回到林中之后,还有一天能够见到破壳而出的生命就这样又出现在了眼前,这样形态的鸩鸟,身上的羽翼还没有完全蜕变出来。

    这样的过程并不会很快,就像是人的成长一般,总是要花上很长的一段时间,不过有时候时间匆匆过去,似乎也就是一晃眼的事情,眼前如此的场景倒是有种恍惚回到了过去时候的错觉。

    曾经她也面对着林障之中还不曾成年的鸩鸟,只不过是要比眼前的这一小只要大上一圈儿的,而且还是不止一只,那时候的柳因风也常常都会跑到这林子里头来。水语金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企图能够和两只鸟儿熟悉一些,搞好关系。

    这样的时间长了,最后她也总算是能够叫住鸩鸟听自己的指令出现,只不过这也实在不是什么简单容易的事情。

    而此时,在曾经的一只鸩鸟在林中被捕而后死去之后,这样的事情便也不复存在了,柳因风此时已然没有了曾经那时候的自己,想要训练鸩鸟亲近自己为人所用的意图了,可以说如今南毒之中的一切都已经和自己并没有什么关系了。

    而此时在林中终于见到了这一新的生命的出现,对于她来说只能说是一件值得人欣慰而又开心的事情,柳因风一直对此耿耿于怀,眼前所见倒是总算让人不由地松了一口气。

    当鸟鸣的声音从前方树上停着的那只鸟儿处传来的时候,盯着那里看了半天的秦岚突然倒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伸手指向那里说道:“这……这该不会就是鸩鸟吧?”

    …。

    他自己虽然对于林中的这个地方算不上陌生,毕竟来往也有过许多次了,在林中听到这有些特别的鸟鸣的声音,倒也不是什么太过稀奇的事情,只不过要说在听见叫声的同时还能够看见鸟儿的踪影,却是还从来都没有过。

    他倒是曾经听过南毒之中的人说起过,那特别的鸟鸣的声音似乎就是属于鸩鸟的,而此时在将声音和眼前枝头上的那个少见的鸟儿给联系在了一起,一切似乎就有了一个答案。

    这实在也是令看见了它的人只觉得惊喜,不过在这惊喜之余,秦岚心头跟着涌上来的,便是一种畏惧不安的心里。

    因为在听说了林中有种特别的鸟鸣声。是属于其中最不寻常的一种名唤鸩鸟的鸟儿的时候,秦岚一同听说的还有关于鸩鸟身上会让人敬而远之的毒性,以及它本身暴躁的性情,显然这些都不是和它们正面遭逢的好事情。

    容华在听见秦岚口中对于树上正停住的那只鸟儿的猜想之后,倒是不由地眼前一亮,口中跟着念叨了一声鸩鸟这个名字。

    这种鸟儿他从前自然也是有听说过的,虽然鸩鸟并不仅仅只有南毒之中才有,不过若说最特别的,自然非要属这林障之中生活着的。只不过听闻和眼前确实还是有些差距的,至少就这么看去,倒是有些让人觉得意外,这便是传闻中让人敬而远之的鸩鸟。

    “今天倒是没有白来这一趟,倒是开了眼界了。”容华看着前头停住在树枝上的鸟儿张口说道,眼睛更是又在那处打量了一番,将这从没有见过的东西给好好地看了一遍。

    比起寻常之人在面对鸩鸟时候的或不安或畏惧的念头,对于容华来说,他此时心中更多的,便是一种好奇的情绪,本就是难得一见的东西,既然有机会看见了,自然是要看得更加清楚一些才好,不然岂不是浪费了这样的巧合。

    于是他心中这样想着。水语金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脚下便也不由地往前迈进了些,想要往前更靠近一点儿,不过他的动作也不敢太大就是了,自然是不想将鸟儿给惊动了,要是拍拍翅膀就飞走了,那不是什么也都看不见了吗。

    只不过他才往前走了两步,一旁的秦岚倒是下意识就伸出了手要去拦,比起秦岚来说,他此时心中更多的,自然是一种不然的情绪,这让他觉得比起要去接近,反而是该远离一些才是最好的选择。

    于是他便对容华劝说道:“容公子,此地怕是不宜久留,我想不如我们还是先回去吧,鸩鸟不比寻常,这又是在林障之中,就不要凑上前去了吧。”  秦岚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的,虽然对于鸩鸟的猜测也只不过是源于自己的认知,可能还算不上就是一个确切的结果,不过这却也足够说明一些问题了,也正是因此,才勾起了秦岚心中的一些念头来。…。

    他好像突然就意识到了这林障之中其实是有危险存在着的事实,而且即便眼前的那只鸟儿并非他从其他人口中听说过的,性情凶猛又有毒性在身的鸩鸟,但这个地方可能会有鸩鸟出没也是事实。

    曾经关于这棵特别的树,不就是和鸩鸟的存在紧密相连的吗,只不过秦岚却是也从来没有真的在这林中亲眼见到过有鸩鸟的出没,或者说即便有个形影从自己头上飞过,自己远远地也一定认不出来。

    只是能从偶尔进出林障之中听见的,不知林深树影间听到过的几声不同的鸟鸣之声,以此想象可能是有鸩鸟在那里。

    于是也正是因为这样,鸩鸟的存在在秦岚的心里一直就像是个不远不近的存在。不远是因为明知大约也就身在这片林障之中,而这不近的,便是心中由此生出的一种感觉。

    那就是自己也曾听说过的鸩鸟远人的习性,因此也就觉得并不会出现什么交集就是了,但是若是眼前树上的那只真的就是传闻中自己听说过的鸩鸟,那……事情可能就又不一样了。

    至少秦岚是一点都不想看见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这一点,倒是和一直抱着此种念头,才想要来到林障之中的柳因风是全然不同的。只不过此时她的另一个想法却是和秦岚是一致的,那就是接下来并不是要继续往前,想要更好地看清一些什么,而是该马上离开这里了。

    柳因风往后退开了一步,并没有要继续往前的意思,抬头看向容华所在的地方,那人身边正站着一个想要劝他也离开的秦岚。

    只不过那人似乎并不以为意,那样子一时间看来倒是和他的那位师父颇有些相像,倒也不愧是师徒的关系,这种并未将什么放在眼里的自信模样倒是如出一辙了。

    只不过容华的这种感觉也并非没有道理就是了,在他看来,一只鸩鸟所带来的冲击。水语金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绝对不会是像如秦岚一般的其他人所想象的那样,若是他仍旧只是在传闻中听说过鸩鸟的存在,而不是亲眼看过,那么或许想法还会有些保留。

    只不过此时他看着眼前树上正乖巧蹲在高树的一处枝桠间的鸟儿,心里自然是会觉得提早的担心未免有些小题大做了。

    而且即便是一切都正如传闻之中所听见的关于鸩鸟身上的种种,容华也并不会觉得十分畏惧就是了。

    “你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我们不就是要在林子里头走走看看的吗,如果真有什么事情发生,也定会保证你们怎么来的,就会怎么回去。”容华淡笑着和身旁的秦岚说话,话中满是安抚人心的宽慰之语。  容华说这些也并非是只是逞口舌之快而已,他心中确实也就是这么想的,而他既然会说出口,自然也一定是会做到的,对此,容华心中并没有丝毫怀疑。…。

    秦岚默默深吸了一口气,一时间倒不知道该如何下去才好,依照他的私心,自然是不愿有什么事情的,即便一切正如容华所说的那样,不过想想总归还是会让人不安就是了。

    毕竟他不是容华,也不是那位原二公子的徒弟,可以在南毒之中没什么顾忌,但是此处是南毒之地,是在林障之中,鸩鸟究竟是怎样的存在暂且不说,就是在南毒中人的眼里,那似乎便是一个不可冒犯的存在。

    虽然秦岚对此也并不能感同身受就是了,而且在此之前,自己也对于那种鸟儿并没有更多的认知,也从来就以为和自己不会有半点关系,不会有遭遇的那一天。

    容华像是察觉到了秦岚的情绪,从枝头那里收回了视线,不由地转头淡笑着看向了身边的人,便是没有再执意要往前去的意思了。

    虽然林障之中的鸩鸟据说确实是很不寻常的存在,平日里是难得一见的,不过这对于他来说倒也不至于有那么大的吸引力。

    况且这看也看了。说到底也不能再做些什么,对于不可擅自接触这件事情,容华心中多少自然也是有数的,无事也不会去冒这样的险,只不过是因为一时间见到那东西觉得稀奇,才生出了些好奇的心思来,所以想要看得更仔细一些,这会儿想想便是也就算了。

    可是还没等他顺着秦岚的意思,想在这里看过之后便是准备离开也不继续久留下去的时候,一阵鸟鸣的声音却是骤然响起,由远及近而来。

    那声音正与不久前从树上的那只鸟儿口中听见的相似,只不过这一次却显然不是从那里传来的了,柳因风立刻扭过了头去,下意识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眼中猛地闪过一丝精光。

    她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心里似乎一下子升起了一些不好的念头来,眼光匆匆瞥过一眼还停留在树上,正被几人围着看过的那一只,深吸了一口气。

    树上的那只跟着发出了几声短促的鸟鸣之音,似乎是在应和着靠近的另一个声音,鸟叫的声音从来也不都是相同的,鸩鸟自然也是如此。

    关于生活在这里的鸩鸟,不管是过去的南毒,或者是现在,也都不会还有什么人是比柳因风对此更加了解和熟悉了的,也正是因此,她就对于鸩鸟的叫声更加不陌生了。

    或许她并不能够知道每一个鸟鸣之音,所代表的都是存在于它们之间的什么准确的意义,不过那其中生出的尖锐的暴戾之意却是不容忽视的,那是一种对外敌的驱赶和本能的防护。

    在林障之中这个没有天敌,本应是能够让他们放下心来,安然自在生活的地方。水语金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实在鲜少出现,鸩鸟并不会主动与人为敌,日常都是过着两不相干的平静生活,并不会互相干扰。

    南毒之人心中尊敬并喜欢着它们,自然一直也都是这样去做的,而柳因风第一次真正体会到那种感觉的时候,还是在一只鸩鸟死去时从另一只嘴里听到了那样的声音。

    此时接近的这个叫声,一瞬间倒是又让她想起当时的一些感觉,本能地也就察觉到了危险的靠近。

    柳七正牵着她站在边上,柳因风下意识地就甩开了他的手,然后一把将人给推开了些,当一个影子从半空之上朝着他们这里俯冲而来的时候,所有人的视线也都不由自主地抬起来朝着天上看去。

    只是此时危险逼近又近在眼前,彻底打破了本来的平静,那种骤然而来的压迫感,也自然是将危险的感觉给放大了。

    柳因风在注意到了天上飞来的鸩鸟的时候,很快便是也看见了容华的动作,他从身上拿出了一样反着寒光的东西,手正贯上了力道抬了起来。

    她马上抬脚朝前冲了过去,心想这样的事情绝对不可能在眼前发生。  《逝后至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