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9书阁!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9书阁 > 女生言情 > 将军的寒门小娘子 > 心第三百零二章 连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不管怎么说,你也算是我的恩人了,上回多亏了你出现帮忙解围,你又离开的那么悄没声息的,弄得我们想要跟你道声谢的机会都没有。”珍娘发自内心的表达了自己的谢意,说道。

    “我叫沈安,方才已是说过,那点小事就不足姑娘为之挂齿了。”沈安平和的回答她说道,“其实,真论起来,你才是真正的对我们有恩之人。若非姑娘那回出手相助,兴许我们至今还身处困境,生活潦倒之中哪。”

    珍娘听了这话倒是显出了几分诧异来,“此话怎样?”

    她是记不起来自己与这少年还有什么别的渊源了。

    “那一次绸缎庄子之遇。不知姑娘可还记得?”沈安见她是真的想不起来的样子,就看着她说道,“赠画之举。”

    绸缎庄子?赠画之举?珍娘仔细了一下记忆,倒是想起来了,“你是那个卖绣品的少年?”

    怪不得她一开始就觉得瞧着这少年挺眼熟的来着,从上次蛋糕铺子门口就有这疑惑了,只不过,后来珍娘顶着的事情太多,也就没工夫去想这一茬,现在她也算是想通了。

    “小姐,什么卖绣品的少年啊?”小梅站在一旁听着稀里糊涂的。突然开口问道。

    珍娘笑着说了句,“没什么,只是你家小姐我以前不经意间的一次举动罢了。回头找着空闲了,我再与你细说。”

    话落,又看着沈安问道,“那些花样子,你们用上了吗?先前我见过你母亲绣的那个作品,我虽然不是很懂绣技,但还是看得出来,她一定是一个绣技不凡的人。要是用上我之前画的那些花样子,绣出来的作品必然是能卖上好的价钱的。”

    珍娘记得当时她似乎是听到沈安与那个婆婆小声私语着,他们眼下生活的窘境的,也是因为这个,她才会一时热心,顺手画了几副作品送与他们的。

    说到这个。一黑三白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珍娘也是不由自主的抬头打量一下,方才一路从门口走到这个花厅,外头的风景倒是跟一般的普通小院没什么两样,只是这屋子里面的格局,却显出一番别有风味的清新雅致。

    虽说屋里的家具都显出那份陈旧的颜色来,连墙壁上的粉白都有些脱落的样子,但是,那长脚桌子上面两端插着茉莉花的素瓷花瓶,还有这茶桌上铺着的素色桌布,墙上四面挂起的字画,这些陈设的小细节都彰显出一种别致的素雅来。

    珍娘又打量了一眼沈安的穿着,还是棉布的袍子穿在身上,脚底也是踩着一双黑色的布面鞋,倒不像是生活有所改善的样子。

    她不禁有些疑惑的问道,“难道我的花样子,没卖出什么价钱来?这也不应该啊!”

    “不是的,我母亲并未拿姑娘所画的那些花样子去换取钱财,那些画作都被她珍藏起来了。”沈安笑着说道。…。

    对于珍娘的不吝赠画,沈安是发自内心的感激的,尤其是她走了以后,那绸缎庄子的掌柜几度劝说他们,想要花大价钱买下这些花样子的时候,他也才真正的知道了这姑娘随手涂鸦的这几张纸的价值所在。

    所以,起初当他见着家中困顿窘境的情形,也曾拿了两副作品去卖的,要不也不会有后来的家中境况的改善。

    只是,那事被沈氏知道以后,沈安却是从他母亲的眼神里,看到了些许的忧伤,沈氏虽然并不曾真正指责他什么,但是,沈安自那以后,也没再打起那些花样子的主意。

    当然了,后来那些东西,也没再在他的书桌上出现过,沈安就知道,是被他母亲给收起来了。

    也正是亲眼所见了自己母亲的这些奇怪的行为。沈安才从心底开始发出了怀疑,觉得这个姑娘,跟他的母亲甚至跟他们这个家,必然是有什么不可言说的联系的。

    尤其是今日,当他打开门看见王嬷嬷领着这两位姑娘,站在家门口的那一瞬间,沈安更加确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十多年了,这还是头一回他们的家里,有外人的进出。

    而这一边的珍娘也是满心的疑惑的感觉,她本来就是画了那些想要改变他们的生活的。却没想到他们压根就没好好的利用,拿去换成银子多好啊。

    眼瞧着这屋里的简陋,不觉得可惜了。

    不过,这东西本来就是她随手画的,而且已经是送给别人的了,所以,她也不好过于干涉,总不能说不让人家收藏吧,所以,珍娘也就没再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什么。

    倒是沈安仿佛看出了她的心思,笑着描补了两句,说道,“我母亲是擅长刺绣的人,所以,她一眼就看出了那些花样子的珍贵之处来,于是,才珍惜的收藏起来的。不过,也是多亏了姑娘的慷慨出手,我们的生活还是比从前宽裕很多的。”

    珍娘听他这么说。一黑三白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倒是放心了些许,她还以为这一家子人真是那种脑子转不过弯来的,不晓得拿着东西去换钱的嘞。

    又听他说道,“要是姑娘想要要回那些画作的话,我可以去与我母亲商量一下,不过,她是真的很喜爱,几乎日日都要拿出来欣赏一二。”

    珍娘连忙摇头,说道,“不必了不必了!哪有送出去的东西还往回要的啊。”

    就在这时候,她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的动静。

    然后,就看那门口一前一后的进来了两个人,稍微落后半步的就是今儿个在街上碰到的那个婆婆,只是这前面的妇人,珍娘却是未曾识过面的。

    只是,她却在抬头打量的那一瞬间,心里忽然涌起一阵砰砰的跳动,尤其是珍娘看着那妇人嘴角扬起的那一对熟悉的梨涡的时候,她就有一种莫名的情愫,好像从心底深处迸发了出来。…。

    “婆婆,这两位就是今日在街上对你出手相助的两个姑娘吗?”沈氏尽量克制着自己声音的颤抖,浅浅的笑着嗓音说道。

    只是,她那一双眼眸,却是实在控制不住的,紧紧的盯在了珍娘的整个人身上。

    “是啊,就是这两个姑娘。这大热天的,亏得她们把我一路送到了家门口,否则我这老婆子还不知道怎么回来呢。”王嬷嬷走上前去,笑着说道。电子书屋 .dianzishuwu.

    她手里捧着一壶茶,就走到珍娘的面前给她倒了一杯,“这么热的天气,家里也没什么好招待的,就给姑娘倒杯水喝喝。”

    珍娘收回自己心里方才突然涌起的异样的感觉,看着王嬷嬷张罗的身影。赶忙站起来说道,“不必麻烦了,婆婆,我真的不渴。”

    话落,又想冲着这个刚刚进来的素未谋面的妇人,打个招呼的,不过珍娘刚张了个嘴,却是不知该作何称呼了。

    实在是眼前这妇人,打扮的虽说是一副平常的样子,但是,她神态之间的那份不一样的从容温雅,却是脱于平常的百姓妇人的。

    “这就是我母亲,她极是喜爱姑娘的那些画作。”沈安突然开口说了一句。

    珍娘听了这话,想了想,便开口笑着说道。“这位婶子好,今日打扰了,实在是这位婆婆热情难却——”

    沈氏眼神里印着她浅笑盈盈的画面,却是忍不住的眼角涌出一股热意,不过,很快的被她压了下去。

    只见她笑着温柔的说道,“无妨的,本就是姑娘对我们一而再的出手相助在先,是我们应该感激姑娘才是。”

    又是谢来谢去的话语,珍娘也真的是没想到,她不过就是些轻而易举的帮忙,倒饶来这无止境的道谢了,不觉得脸上露出几分无奈的神情来。

    “感激就不必了。我也就是顺手而为的事情,真的是经不起你们这样接二连三的谢谢了。”

    沈氏听她这样说。一黑三白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就心知她不是喜欢这种凡俗言语的人,于是,便笑着找了别的话头来说道,“姑娘坐下说话便可。原也没想到,我们与姑娘还有这样几次三番的缘分,既是这般,那不如姑娘今日就留在寒舍,吃顿便饭可否?”

    沈氏说着这话的时候,眼神里不由自主的就流露出了满满的期待的神色。

    沈安坐在一旁,看着自家母亲这番异样,却是眨了眨眼睛,跟着说道,“我母亲说的极是,姑娘两次对我们有援手之情,这也是上天注定的缘分,不若姑娘就给个机会,算是互相认识一场。”

    留下吃饭?这自然是不太可能的,不过,珍娘眼瞅着这屋里三个从老到少的人,纷纷一脸真诚热情的看着自己的时候,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张口回绝了。

    好在这时候,小梅这丫头站出来了,朝着珍娘说道,“小姐,时候真的不早了,咱们再在这里耽搁下去,回头二少爷出来找不到咱们,就不好了。”…。

    珍娘一听这话,忙趁着话头,起来告辞了说道,“谢谢婶子的好意,这吃饭就不必了,原本就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我的家里人还在那条街上等着我呢,我这就告辞了。”

    “咱们有缘再见。”

    只是,她这一话落,沈氏那脸上立时就显出了一种极其失落的颜色来,珍娘瞥了一眼,却是有些不明所以的感觉。

    就在这时候,王嬷嬷站出来说道,“既是这样,那姑娘可否留下您的姓名住址,也好方便我们继续这份上天赐下来的缘分?”

    “呃?”珍娘没想到,她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来。

    原本就是萍水相逢的缘分,这......有必要继续什么吗?

    不过,面对着那妇人和婆婆皆是诚恳的眼神,珍娘作了一番简短的犹豫之下。还是张口说道,“那好吧。我姓蒋,闺名蕙珍。我住在靠近东城书院那边的狮子胡同里面。诸位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就可以去那边找我。”

    话音才落,珍娘也没来得及看清楚,那妇人面上的复杂,就被小梅拉了出去,“好了,小姐,咱们赶紧走吧。待会儿二少爷真的找不到您,还不得着急死了。”

    珍娘一听这话,也就不再耽搁,站起来往外面走去,“那就告辞了,今日谢谢你们的招待。”

    “安哥儿,赶紧去送送两位姑娘。”王嬷嬷见这情形,便招呼了一声。

    珍娘被小梅这丫头拉着走的很快,甚至都来不及回头说一声不必了。就已经出了人家的院子门外面了。

    “好了,你这丫头是怎么回事啊。这么着急忙慌的把我死命的往外面拉干什么?”珍娘有些没好气的对着小梅发了句牢骚。

    小梅撅了嘴,一脸翻白眼的模样,看着她说道,“小姐,你还说哪。刚才你干什么要把自己的姓名那些告诉那家人啊。奴婢听人说了,这姑娘家的名字可不能随便出去瞎说的。”

    “这有什么的啊?不过就是个名字罢了,说了还能怎么着是的。而且,你家小姐我也不是那种没心眼的人,就那家人老少三个,也不像是什么坏人,咱们也不是一次两次的缘分了,既然她们想知道,就告知了也无妨啊。”珍娘无所谓的说道。

    只是,道,“奴婢怎么觉着这一家人挺奇怪的啊?就两个一老一中的妇人。一黑三白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外加一个少年郎。怎么家里连个一家之主都没有的样子?”

    “还有那个少年的母亲,奴婢也觉着有些奇怪的,虽然她打扮的普普通通的,不过,就她身上那言行神态的,奴婢瞅着就不像是平常的妇人,怎么感觉比奴婢在以前的主家,见到那些个夫人啥的,还要有气度哪——”

    珍娘看着她那疑惑的样子,却是笑着说道,“这都是人家的私事,咱们不知道就别瞎猜了。反正,凭我的直觉,我就觉着那家人肯定不是什么有居心的坏人。仅此而已,就够了呗。”

    这会子的珍娘,倒也没把沈氏他们多放在心上,对她而言,那三人顶多就是她生命中的过客罢了,或许可能是多几分缘分的过客。

    主仆两个简短的交流了一番之后,便加紧了步伐,回到那条街面上去了。

    还好,蒋二壮并没有出来找寻她们。

    珍娘想了想,后面还是对着小梅交代了一句,“今儿个咱去那婆婆家里的事情,就别跟旁人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