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9书阁!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9书阁 > 历史军事 > 带着百货大楼回三国 > 二百九十四章 神医第华佗万人敬仰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二百九十四章 神医第华佗万人敬仰

    洛阳战场上。

    加上城内的百姓。

    十万人提升了自己的认知。

    袁谭也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墨镜,竟然在古代引发了如此的惊涛骇浪。

    赵云策马而回。

    下马,“大公子,末将幸不辱命。”

    没有任何得意的神态。

    让袁谭想起了一句话,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这就是赵云。

    用他的时候,他威不可挡,石破天惊。

    闲置他的时候,他也没有任何怨言。

    三国首屈一指的名将风采,令人刮目相看。

    赵云双手托着墨镜,送了上去。

    袁谭骑在发现,众将松了口气的同时,目光汇聚在了墨镜上。

    赵云有些手足无措,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存放墨镜。

    袁谭拿过来,用眼镜腿挂在了赵云的衣领上,笑道:“这镜片十分娇气,稍后,去我那里领一个眼镜盒。”

    眼镜盒!

    众将对视一眼,羡慕嫉妒恨啊。

    “咳咳咳。”袁谭一阵咳嗽,感到胸口里面扯的生疼。

    这是下呼吸道感染的症状。

    让袁谭想起了一句话,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这就是赵云。

    用他的时候,他威不可挡,石破天惊。

    闲置他的时候,他也没有任何怨言。

    三国首屈一指的名将风采,令人刮目相看。

    赵云双手托着墨镜,送了上去。

    袁谭骑在马上,嘶哑的声音俯视道:“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子龙。本文,他根本不知道未来的路该怎么走。

    长子综合征大爆发。

    “显思,不要骑马了,来人,带一辆马车来,送大公子回营。”

    ……

    随着徐晃带领本部亲兵回城。

    袁军也后撤了一段距离开始安营扎寨。

    杨奉当然看到了这一切,在他的城下安营扎寨,简直是对他的一种藐视。

    可以预见,今日发生的事情传出去后,昔日的声名沦丧。…。

    这种情况下,徐晃登城拜见。

    杨奉面色阴沉,“徐将军,你为何不全力以赴,还和那个赵云攀谈了起来?”

    打了败仗,主帅肯定不高兴。

    徐晃并非官场能手,初出茅庐的他脾气耿直,直言道:“大帅,末将惭愧,并非那赵云的对手。”

    杨奉怒道:“不是敌手,就不用打了吗?”

    这话来的突然,徐晃一愣。

    很明显,既然知道不是敌手,当然要爱护自己的将领。

    还没有到生死关头,就明着让人去死,岂是人主所为?

    这并非一个主公该说的话,

    “你是通敌吗?”

    这句话一说,只能暴露他提笔。沾了沾墨汁,就涂抹在了一个甲片上。

    这是从他盔甲上拔下来的甲片。

    一开始袁绍是用铜镜的,但是找不到那么薄的,也根本找不到透明的铜镜。

    铜镜怎么可能透明呢?

    难道是水晶做的?

    就只好用甲片先练手。

    就算无法看到,带起来也很好看的。

    一旁有几个工匠,也在不是敌手,就不用打了吗?”

    这话来的突然,徐晃一愣。

    很明显,既然知道不是敌手,当然要爱护自己的将领。

    还没有到生死关头,就明着让人去死,岂是人主所为?

    这并非一个主公该说的话,

    “你是通敌吗?”

    这句话一说,只能暴露了杨奉的无能。

    徐晃只是敬佩赵云,这才说了几句话。br 了进来。

    袁绍就尴尬了,急忙示意高干和工匠们立刻收走这些。

    工匠们见到没有要自己的小命,松了口气。

    袁家历来宽厚,他们还是很愿意为袁家出力的。

    “显甫,你来有何事情?”

    袁绍正襟危坐,发现手上有墨汁,急忙收了起来。

    袁尚也是愣了一下,就当什么也没看到,“父亲,孩儿想着,若是能够劝说徐晃为我袁家所用,岂不美哉?”…。

    袁绍对于徐晃的能力,当然有了很深的了解,感到这个想法很不错。

    “你可有把握?”

    袁尚急忙道:“父亲,只要有皇帝的诏书,就有把握。”

    袁绍想了想,“徐晃是一员虎将,若能为己用,最好不过。若能劝服时,便为你的部将吧。”

    既然这个提议是袁尚拿出来的,袁绍也不会去抢。

    袁谭已经成长到他这个父亲无能为力,退避三舍的地步。

    往往在袁尚身上。还能找到一点当爹的成就感和培养的乐几上。

    这里遗落着一个袁绍涂抹了墨汁的甲片。

    显然,袁绍在求知的路上,在追赶长子背影中,遭遇到了不可逾越的高山,这实验,是何其的失败。

    而袁尚,早已经在和袁谭的斗争中,‘体无完肤’。

    对视一眼,顿感同命相连。

    在袁谭给了他们无数惊喜后。br 议是袁尚拿出来的,袁绍也不会去抢。

    袁谭已经成长到他这个父亲无能为力,退避三舍的地步。

    往往在袁尚身上。还能找到一点当爹的成就感和培养的乐趣。

    放养的都这么厉害了。

    袁绍作为一个父亲,想要培养出来一个的心情,抹了墨汁的甲片。

    显然,袁绍在求知的路上,在追赶长子背影中,遭遇到了不可逾越的高山,这实验,是何其的失败。

    而袁尚,早已经在和袁谭的斗争中,‘体无完肤’。

    对视一眼,顿感同命相连。

    在袁谭给了他们无数惊喜后。

    这一次,在徐晃的事情上,说什么,父子二人也要给他大哥(长子)一个惊喜。

    以填平总是那么无知带来的挫败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