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9书阁!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9书阁 > 仙侠修真 > 天涯海阁小师妹 > 第41的1章 好老板,想用什么姿势扫?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41的1章 好老板,想用什么姿势扫?

    接着,子桑木兮立马让穆冉冉动手。

    小姑娘瞬移过来,抬手就是一拳。

    子桑木兮后退,再让陆离上去帮忙。

    唐南知不解的问:“怎么这个时候动手?”

    子桑木兮说:“外面那些玄门正宗的弟子,我让天书大概的总结了一下,加上顾骏……对方只有一个人,竟然能逼的他们死的死伤的伤,最后要用罗生局拖延时间。这人不能小瞧了,我怕有什么不清楚的情报助他翻盘。”

    赌局的赌注虽然是有放过所有人的,但是赌局结束,这人要反悔,谁也没辙不是。

    子桑木兮抬手,让唐南知和华锦看见缠绕在她手上的白色光芒:“只要他不说明放过我们,就等于没有将赌注交出来,罗生赌局还在。”

    输了的人,要是不将自己之前下的赌注交出来,就是在破坏罗生赌局的规定。是会被这个法术反噬的。

    说白了,子桑木兮是要利用罗生赌局来对付这个邪徒。

    “等他被逼的动手,我开阵过去挡一下,彻底的破坏规矩,这事就成了。”子桑木兮嘿嘿一笑。

    唐南知对这个计划本身没有什么意见,就是:“你的法阵挡的住吗?真要被逼的动手,力道肯定不低。”

    “放心,我有分寸的。”

    华锦在一边没有说话,她听懂了子桑木兮的意思,也有了自己的主意。

    等那边的邪徒终于被两人逼的无路可退,无计可施,无……想不起来赌局的事情后,抬手要反击了!

    子桑木兮让天书过来开阵。准备对陆离和穆冉冉喊撤退时,华锦一个健步冲了上去,跟着挡在了邪徒和陆离穆冉冉之间。

    她要来挡这一招。

    “!!!”子桑木兮大惊,没想到国君妹子会突然来这么一下,赶紧让天书过去开阵护着。

    陆离又不知道国君妹子突然过来是什么意思,也是上前护着。

    好在有惊无险,邪徒打出来的攻击停在了华锦面前,自己身上出现了反噬效果。

    邪徒眉头紧皱,难受的说:“你们……故意……”

    话都没说完,人已经难受的倒地打滚了。

    子桑木兮啧啧两声:“破坏规矩,法术反噬,看起来还真疼。”

    不光疼,最终的效果也是很给力的!

    子桑木兮手上的白光消失,代表这罗生赌局彻底结束。眉染细沙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再看邪徒……

    已经没有人形了……

    子桑木兮要问话,就让唐南知过去看看,提着口气答话就行。然后自己将国君妹子拉到一边去教育:“我的国君大人啊,你这样突然冲过去,万一被打中了,打死了,我怎么和你家的镇国将军交代!”

    感觉雷振海醒来看着这幕,肯定会发飙。

    华锦说:“我只是想做点什么……”

    “你是国君耶,不管什么事情,让下面的人去做,何必自己动手?”

    华锦回头看了看躺着的雷振海还有顾骏,说:“我这个国君是怎么当上的,你们也知道。这些年来,要不是海哥哥顶着,古蜀早完了……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连帮他分担些国事的能力都没有,说起来,也是悲哀……他念着大哥二哥,对我好,纵着我。那这次来说,我知道他想来见顾骏,却没有对我说过一句。是我任性,明知道他不喜欢和修真界的人走的太近,还要吵朝着要来大比玩,想着顾骏在这里,他一定会同意……要是知道会这样,我一定乖乖的待在古蜀……”…。

    说着说着,华锦的声音带上了哭腔。

    子桑木兮看看雷振海,这古蜀国现在的的确确靠的是这个镇国大将军。万幸的是,将军和国君一条心。

    “搞成这样也不能全怪你,谁能想到邪徒挑这个时间闹这么大的事。”子桑木兮安慰道,“论起来,也该先怪顾骏的!谁让他学艺不精,连自己男朋友都保护不了……”

    华锦笑笑,有些苦涩:“刚才,我就像做点什么,让自己不用太难受……”

    子桑木兮坐到华锦身边,说道:“我不太会安慰人,你听听就好,不中听的……就忘了吧……其实我觉得,不管理由是什么,有人能念着你想着你护着你。你都是该高兴。又不是你逼着他对你好,回头你觉得内疚,让他看见了,岂不是比直接告诉他不要多事还伤人?”

    “我明白的……只是……之前好好地就不觉得,现在一出事,总感觉哪哪都对不住他……”

    说白了,国君妹子钻了牛角尖。

    这事还是等雷振海醒了,自己来劝比较好。

    子桑木兮说:“我觉得,以雷振海现在的地位来讲,他要是不愿意做的事情,你怎么逼都没用的。既然他愿意帮你护你。你就没必要太过纠结。你要真觉得不安,改天找他好好聊聊,以你们两的关系,有些话应该很好说的。”

    华锦笑笑:“以前觉得时间还长,我还小,还有时间让我玩闹,正经的事情晚些在处理也没关系……今天是他离我最远的一天……是要好好谈谈了。”

    “这里可不太适合聊天谈心的。”子桑木兮起身,从天书的背包里拿出符咒,一丢,一个传送法阵就出现了,“另一边是大殿,那边人多也最安全,不见月掌门应该还在那里,让她给这两人看看吧。我们……先送你过去?”

    华锦摇摇头。眉染细沙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起身说道:“我带他们过去就好了,外面好像很严重,你们去忙吧。”

    “那我不合你客气了。”的确很严重也很忙。子桑木兮让陆离带上邪徒,准备找个长老啊护法的,丢给他。

    离开前,突然想要一件事。子桑木兮回头问道:“华锦,轩辕珠和古蜀的联系还有吗?”

    华锦想了想,看向邪徒:“这人来的时候说的也是轩辕珠……其实在皇陵的时候,你们进到那个秘境了,轰散了珠子里的怨气,连带着将古蜀国的联系也被轰不见了,否则你一定没有办法将轩辕珠带里古蜀国的……这颗珠子现在和古蜀没有一丁点儿的关系。”

    子桑木兮点点头:“我觉得回头你还是写份圣旨吧,盖章的那种,再发出去,让所有人都知道,轩辕珠和你们古蜀没关系了。免得那些有心之徒老是去找你麻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