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9书阁!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9书阁 > 武侠小说 > 不负唐门 > 第三百八十三章 旧事往昔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三百八十三章 旧事往昔

    “大动作,什么大。”

    还没等李义继续发问,唐风对着后者做出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后者立刻明白了唐风的意思,不在言语。

    “我明白,那我就先行一步。”

    “嗯。”说完李义对着唐风和众人行了一礼,而后就带着人一起离开了。

    见到所有人都走了,萧问天忽然说道:“好了该走的,不该走的都走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嗯。”几人应了一声也随即一起坐上马车离开了乌青帮。

    坐在马车上的唐风脸色一直都十分的阴沉,一旁的柳云注意到了这一点,柔声问道:“怎么了,唐公子,明明赢了比赛怎么还沉着个脸?”

    唐风抬起头看了柳云一眼。随即笑着摇头道:“不没什么,我只是在想一些别的事情。”

    “你是在想陈子刚的事吧。”萧问天突然冷不丁的开口说道。

    众人闻言皆是一愣,就连唐风也是稍稍愣了一下,随即默默点了一下头说道:“没错,我现在一直在想,如果我今天没有叫他来,会不会?”

    萧问天微微一笑,淡淡的说道:“你想得太多了,其实这件事你无需自责,早在三年之前他就已经有了摇退隐江湖的想法了,不过他一直不忍就此离开,所以才会这样。”

    “其实这次陈子刚这次之所以来。其实一是为了赴约,二就是想要跟我们告别。”

    众人闻言就是一惊,他们都没有想到陈子刚竟然是来告别的。

    萧问天叹息一声,接着说道:“哎,虽然他没有说,但是我和朱雯早就感觉的到了,这老家伙还以为能瞒得住我们两个,真是越老越知道。”

    萧问天开始自顾自的说了起来:“他不想我和朱雯,有一个依靠之所,他儿子死的早,一直和他孙女两个相依为命,两人在江湖上闯荡了十几年,可以说从陈心还是婴儿的时候,就带着她一直闯荡江湖。”

    “你别看陈子刚表面上喜欢江湖,其实心中厌恶之际,因为他的儿子就是死在江湖纷争之中。”

    “这都是很早以前的事情。茶酒伴相思了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曾经在江湖上有一个十分出名门派,名叫狂刀宗。”

    “狂刀宗?”

    “狂刀宗,狂刀?”不知道为何听到这个名字,忽然想起了李长青。

    随即萧问天看向唐风有说道:“我要是没记错的话,跟在身边的那个人叫李长青吧。”

    唐风愣了一下,点了点头道:“没错。”

    “嗯,那应该没错,他就应该是狂刀宗的后人。”

    “什么!”唐风心中一惊,他没想到李长青竟然和萧问天竟然还有这样的关系。

    萧问天接着说道:“当时狂刀宗并不是什么好的得门派,打着名门正派的幌子,私底下却干着打家劫舍的事情,当时陈子刚那时候相对还算是比较年轻吧,见到狂刀宗的人作乱,心中气不过就出手了,不小心杀了当时的狂刀宗的副宗主,李子安。”51 .51suxiu.…。

    “现在一想起来,宛如隔日。”

    “而后呢,难道就这样结束了吗?”唐风疑惑的问道。

    “结束?”萧问天闻言轻笑一声,苦笑着说道:“哪有这么简单,不过才刚刚开始而已罢了。”

    “一个噩梦的开始。”

    “但是我和朱雯两个人都在场,当时我们都认为事情到此应该会结束,毕竟当时官府都已经出面,警告了狂刀宗,所以我和朱雯当时身上的都还有别的事情,就与陈子刚暂时分别了。”

    “由于陈子刚不想我们身上还有别的事,所以就回家,正好当时他得知自己孙女陈心出世,陈子刚满怀欣喜的往家赶,然而。”

    “都死了是么?”唐风隐约是猜到了什么,开口说道。

    “这!”

    柳云和萧从龙都是已经,之前萧问天都没有跟他们说过这些事。所以他对这件事的始末也不是很清楚。

    萧问天叹息着点了点头:“没错,当时陈家上上下下数十口人,无一人例外,全部都被狂刀宗给杀了,幸亏陈心的母亲有先见之明,见到有人来袭,直接就把陈心藏在的密室之中,辛亏陈子刚回来的及时,不然陈心就被饿死在了密室之中。”

    “这也是陈心为什么没有习武的原因之一,先天元气受损,对于武者而言这一带你足以致命。”

    “说这些有些跑题了,当时陈子刚见到已经沦为尸身血海的陈家,顿时就气疯了,如果不是因为陈心,他早就走火入魔了,不过虽然没有堕入魔道,但是对狂刀宗的愤怒已经达到了怒不可遏的程度。”

    “这一切当时我并不知道。后来他找到了我,将陈心交给我,让我好好照顾他,但是我就察觉出他有些不对劲,但也没有问他,因为我知道即便是问了,他也不会告诉我的。”

    忽然萧从龙想起了什么忽然开口说道:“对了,我想起来了,我要是没记错的话,陈叔叔也就是那个时候弃修指法,改修刀法的。”

    “没错。”萧问天点头说道:“陈子刚他就是这样的人,表情上和和气气的,但心气很高,比所有人都高,它不仅仅想灭了整个狂刀宗,而且还想从根本上消除狂刀宗。”

    “狂刀宗的立根之本就是刀,所以。”

    “没错就是这样。”萧问天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当时狂刀宗上下数百人,各个都是用刀的高手,武宗,武王,武皇数不胜数,但是在一夜只见全部都被陈子刚屠杀殆尽。茶酒伴相思了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无一活口,当时的陈子刚也不过才刚刚突破到武皇境而已,而这也正是断刀手这一称号的由来。”

    “一人屠一宗。”

    众人闻言心中无一不是大吃一惊,一想到平常总是和蔼可亲的陈子刚,竟然还做过这么惊天动地的事情。

    虽然唐风在以前的时候,这种事也没少做,不过都是在毒药的帮助下才做到的,可是陈子刚可是一人一刀,以自己绝对的实力做到的,前后两者的难度根本无法比较。

    萧问天又接着说道:“虽然当时陈子刚一个人灭了整个狂刀宗,可是却同时也付出了极其惨痛的代价,周身经脉眼中受损,身上内伤外伤无数,足足在床上躺了一年才能下地,不然那凭借着他的天赋,通怕早就达到武尊境,成为一名不输于父亲的一位绝世强者。”

    “不输于穆老!”唐风微微一惊,如果这么说来,陈子刚的天赋要原比北明还要恐怖吗?

    “嗯,没错。”

    萧问天叹息了一声说道:“而他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对江湖的一切再无半分留恋,反而隐隐升起一丝憎恶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