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9书阁!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区小苑放下筷子,沉吟了一瞬,幽幽地道:“我觉得苏小蜜怀疑你是个傻子!”

    容胤:……

    他现在掀桌子,还来得及吗?

    “一把年纪的老男人,管她叫老大?你要不要脸?”区小苑白了他一眼,“苏小蜜是我们当中年纪最小的好吗?”

    战肖辰嗯了一声,石锤:“的确,她的年纪没你大。”

    容胤:“卧槽?!”

    苏蜜竟然比他小?

    可医学生从入坑开始到苏蜜现在这个级别,起码也得十几年吧?

    不止容胤,傅云臣也略惊讶。

    对苏蜜算得上是最了解的区小苑耐着性子给们解释道:“苏小蜜小学和中学跳了三级,高中跳了一级,大学连跳两级。”

    容胤和傅云臣:!!!

    两人同时看向战肖辰。这智商简直跟他有的一拼!

    战肖辰却面无表情的听着区的跟苏蜜有关的过去,认真的帮苏蜜挑鱼刺。

    区小苑勾了勾唇角,继续说道:“参加工作之后,要不是工作时间和经验的限制,她早就是大佬级别的人物了!”

    容胤将自己因为吃惊险些脱臼的下巴复位,默默的啃着糖醋小排。

    原本的肉肉,突然就不香了。

    “所以你别叫她老大了。”区小苑笑道:“太中二了!”

    傅云臣附议:“嗯。跟二傻子似的!”

    容胤:……

    ……

    与此同时,苏蜜正在洗手台前,用纸巾沾了洗手液,擦拭着裤腿上沾上的茶水。

    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不像是人走路时发出的脚步声,倒像是轮子在地上滚动式时发出的声音。

    苏蜜抬头,第一时间从镜子里看见了身后不断朝着自己靠近的江茜茜。

    “好巧,苏医生。”江茜茜停在苏蜜身后两步远的距离,微笑着看着她。

    苏蜜哼笑一声,“是好巧。”

    如果说在楼下遇见是巧合,那她敢确定,这次不是。

    “苏医生的衣服脏了吗?”江茜茜看着苏蜜手上的动作。花无刀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嘴角挑起一抹讥诮的弧度。

    她看着苏蜜,不知想起什么,意有所指的说道:“怎么不让战二爷安排一间更衣室给你,反倒站在这里自己清洗?”

    苏蜜擦拭着裤子上痕迹的动作一顿,保持着弓着腰的姿势,侧目看向江茜茜。

    四目相对的瞬间,江茜茜心底顿生一种想要逃离的慌乱感。

    可饶是内心慌得一批,江茜茜面上却不动声色,微微一笑,稳如老狗。

    “怎么?江小姐是觉得我运气足够好,每次都能中奖?”苏蜜嘴角勾起讽刺的弧度,意味深长的说道:“我一直都很好奇的一件事,今天江小姐终于替我解答了。”

    江茜茜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你什么意思?”

    苏蜜勾了勾唇角,“没什么意思,只是觉得有人的狐狸尾巴已经露出来了!”

    饶是马太太再怎么嚣张跋扈善妒,她到底也是出身名门,她断然不会教马雪茹做那些下三滥的事儿。…。

    刚刚江茜茜的一番话,苏蜜已经确定,马雪茹找人侮辱她那件事,跟眼前这个看上去柔弱的女人脱不了关系。

    显然,无论是马太太还是马雪茹,都成了眼前这女人手中的“枪”。

    江茜茜眉头轻轻的皱了一下,“我来见你,不是要听你说这些的。”

    什么狐狸尾巴已经露出来,她听不懂!笔下文学城 .bxwx

    苏蜜轻笑一声,“那你费尽心思的跟我见面,是要跟我说什么?”

    江茜茜抿了抿嘴唇,掩饰好自己眼底的恨意,放低姿态,柔声说道:“我是来跟你道歉的。”

    苏蜜干脆转过身来,倚在洗手台前,双手环胸,好整以暇的看着江茜茜。

    她倒要看看,江茜茜今天能说出什么花儿来!

    “道歉?”苏蜜反问,“我不记得你做过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江茜茜低着头,语气格外的诚恳:“我对上次导致你过敏的事情。向你道歉!”

    就这?

    苏蜜扯了扯嘴角,转身,洗手。

    她还以为江茜茜能有什么新鲜刺激的戏码,没想到又是小白莲经典的这一套剧目。

    江茜茜演得起劲儿,她都没那个力气浪费时间配合她的演出。

    江茜茜等了一会,也没等到苏蜜的回应,好看的眉头轻轻的蹙起:“苏蜜,我在跟你道歉。”

    苏蜜挤了洗手液在手心儿搓泡泡玩,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哦。”

    江茜茜:???

    哦??

    这是什么反应?

    难道她不该说一句没关系,或者我原谅你了?

    察觉到江茜茜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苏蜜轻笑一声。手伸到水龙头下冲洗着上头的泡沫。

    伴随着哗啦啦的水声响起的,还有苏蜜漫不经心的嗓音:“你不会人为我出于礼貌,应该回你一句没关系,或者我原谅你吧??”

    江茜茜:“难道不是吗?”

    苏蜜抬头看着镜子中的江茜茜,一字一顿的说道:“江茜茜,你今年几岁?一把年纪了,难道还不懂不是每句对不起都能换来一句没关系的道理?”

    江茜茜完全没想到苏蜜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可我是真心向你道歉的!”

    苏蜜嗤笑一声:“谁规定了,你真心道歉我就要接受?”

    苏蜜转过身来,居高临下的睨着江茜茜:“想跟我玩道德绑架那一套?实在抱歉,你可能还不知道我的道德也是因人而异。”

    “你说你要向我道歉,我已经耐着性子听完了你的道歉,你还想要更多?对不起,没有。”

    “有些伤害既然已经造成。花无刀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并不会因为你一句轻飘飘的对不起,就能当做它没发生过,留下的伤口更不会被抹平。”

    苏蜜想到什么,唇畔扬起讥诮的弧度:“江小姐应该庆幸,我没有走法律程序,不然你这故意伤害的罪名怕是要坐实了。”

    这已经是她最大的仁慈。

    偏偏江茜茜不知足,又当又立。

    可她又不是她祖宗,凭什么要成全她的心安?

    江茜茜无言以对,看着苏蜜,也不知道是因为羞愤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她的眼眶都红了。

    苏蜜看着她那副泫然欲泣的模样,特不厚道的笑了。

    江茜茜双目通红,“你笑什么?”

    苏蜜双手环胸,“你哭什么,我就笑什么。”

    江茜茜也太娇气了,典型的缺少社会的捶打!

    江茜茜:……

    苏蜜:“你不用觉得委屈,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也就我还耐着性子在这跟你废话,换成别人,早就扭头走了!”

    她也是闲的蛋疼,是容胤点的菜不够好吃,还是战肖辰的服务不够周到?

    非在这看江茜茜的即兴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