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9书阁!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9书阁 > 女生言情 > 犹似午夜阳光 > 第二百零四章 故乡(2)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二百零四章 故乡(2)

    任茴黄昏时刻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人了,而她正躺在床上,她迷迷糊糊揉了揉眼睛,易凛的钱包和手表还在旁边,他证件都在里面,肯定没走。

    “易凛。”

    没人回答。

    任茴从一楼找到二楼,连二楼上的阁楼都找了一遍,就是没有看见,她正在翻一个大箱子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声音。

    “你为什么会认为我会往那箱子里钻?”

    任茴拍了拍脑袋:“刚睡醒,脑子不清醒,你过来。”

    易凛走到任茴面前,任茴踮起脚尖伸手放在易凛的额头上,手下温热的是正常的温度。

    “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了,刚刚来了门,遇到了那个隔壁的丁阿姨之后,她觉得她饱了,而且还很撑。

    她还以为是哪个丁阿姨,这个丁阿姨她若是不记得的话,那她这么多年的打她是白挨了。

    这个丁阿姨就住在她家前面,她以前不知道她姓丁,反正每次她一被揍,这个丁阿姨总是第一个过来看热闹的,看热闹也就算了,每次还都要都在妈妈和姐姐面前添油加醋,怂恿那两个人对她下狠手,要知道,围观的并不是这一个人,乡里乡亲都在看热闹,明明候,身后突然传来声音。

    “你为什么会认为我会往那箱子里钻?”

    任茴拍了拍脑袋:“刚睡醒,脑子不清醒,你过来。”

    易凛走到任茴面前,任茴踮起脚尖伸手放在易凛的额头上,手下温热的是正常的温度。

    “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了,刚刚来了一个阿姨。本文来源:123,他们叫她小狐狸精,小蹄子的。

    “茴茴现在长的可真漂亮,女大十八变啊,我都快认不出了。”

    任茴松开易凛的手走到丁阿姨面前,她撩了撩头发,笑了,勾勾嘴角,媚眼如丝:“阿姨,小宇在家吗?”

    “在家在家,你要找小宇吗?我去叫他。”

    任茴出手拦住了妇人:“丁阿姨,你一直说我勾引你家小宇,你说我现在长成这样样子,你家小宇喜欢吗?我把他带走怎么样?”…。

    “茴茴,你在说什么?你什么意思?”

    “我是说要不我嫁给小宇吧?丁阿姨你觉得怎么样?然后再把他从你身边抢走。”

    “茴茴,是真的吗?”

    任茴嗤笑:“当然是假的,阿姨我以前好欺负,你诋毁我,我没有办法反击,我不讲话不代表我忘记了,阿姨,一桩桩一件件我可都记得呢,你还是别在我面前装好人了,还有你看见后面那个人了吗?那是我男朋友。”

    任茴举起左手,将戒指给丁阿姨看:“这是他送我的,我们要结婚了,麻烦你回家好好看看你家小宇那样子,他配让我去勾引他吗?别假惺惺了,我告诉你那男朋友手下有好多个打手,你再来烦我,我送你们孤儿寡母去见你亡夫! /;tg&  道路旁边台阶上坐着几个正在摘菜的大妈,任茴的声音足以让他们都听见。。

    一个这样的大妈就可以将一句正常的话传的全村都变了味,更不用说几个大妈还是听见了这样的石锤了。

    她也要让这个丁阿姨感受一下流言的可怕。

    “小姑娘,你是任老板的二女儿吗?”

    任茴微笑着凑了过去:“嗯,你们都认识我爸爸?”

    “认识认识。惟期提醒你:看后求收件我可都记得呢,你还是别在我面前装好人了,还有你看见后面那个人了吗?那是我男朋友。”

    任茴举起左手,将戒指给丁阿姨看:“这是他送我的,我们要结婚了,麻烦你回家好好看看你家小宇那样子,他配让我去勾引他吗?别假惺惺了,我告诉你那男朋友手下有好多个打手,你再来烦我,我送你们孤儿寡母去见你亡夫!”

    易凛没听见任茴和那个阿姨说了什么。本文&#x6765爸就出事了,我们都是站在你爸爸这边的,你那个亲生父亲简直不是人,小姑娘,等你爸出来之后你可要好好对她他,你爸爸起早贪黑的太不容易了,白天还要看店,早上天没亮就去给人家送货,晚上都十一二点才回来,我们都问他为什么要这么拼,你说他一个人开个店就可以生活的很滋润了,她说要给女儿攒学费。”

    任茴想起了前年夏天,爸爸给她的十五万,那个钱她现在还没花过一分,毕竟她平日兼职的钱已经够她生活了。…。

    她当时也惊讶,爸爸是怎么在一年内赚了十五万,以前家里的钱都在妈妈手里管着,爸爸就算有私房钱也不多。

    “会的,我们已经给他找了很好的律师,我以后肯定会好好对他,大姨们你们摘菜吧。”

    “小姑娘,你那男朋友真出色,看着就不是一般人,他是做什么的?”

    “他啊,他是老师。”

    一群人对着易凛赞叹不已:“长得像个明星似的,你们俩真般配。”

    “哎。我后来听说陆屿森的遗产都给你了?是真的吗?” 任茴的原意只是报复隔壁的丁阿姨,结果却和易凛收获了满怀的菜,干货新鲜的都有。

    “我们回去之前不用买菜了,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易凛拿走任茴手中的东西,他说:“过完年吧。”

    “你不回川海过年了吗?”

    讲完,任茴就想起了元旦那边不愉快的经历,易凛过年若是在川海市的话,肯定要做很多他不开心的事情,她不想看见他一个人的时候披着浓浓的悲伤。。  “他啊,他是老师。”

    一群人对着易凛赞叹不已:“长得像个明星似的,你们俩真般配。”

    “哎。我后来听说陆屿森的遗产都给你了?是真的吗?”

    任茴垂眸,确实有这种事情。

    “我没要,我拒绝了,陆屿森不是我爸爸,我 /;tg&  任茴的原意只是报复隔壁的丁阿姨,结果却和易凛收获了满怀的菜,干货新鲜的都有。

    “我们回去之前不用买菜了,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易凛拿走任茴手中的东西,他说:“过完年吧。”

    “你不回川海过年了吗?”

    讲完,任茴就想起了元旦那边不愉快的经历,易凛过年若是在川海市的话,肯定要做很多他不开心的事情,她不想看见他一个人的时候披着浓浓的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