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9书阁!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9书阁 > 女生言情 > 女妖月下 > 女妖月下第二百五十五 救涂之章旅(5)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女妖月下第二百五十五 救涂之章旅(5)

    “我当时在场,也是在那个时候,我第一次见识到血魔的真正实力。”穹的眼神里散发着奇异的兴奋光芒。

    “你可以教我这些异能?”颂虽然在问问题,语气听起来却似乎像是命令。

    穹笑了笑,“你想学,我当然可以教,不过教之前你得帮我办件事。”

    “你说。”

    “跟妖后说,你希望她促成各妖族达成共识,能够抓住我的妖成为新任妖王。”穹的嘴角露出一丝自信的微笑。

    “你怎么知道我能说动她?”颂此刻对穹的了然有些厌恶,仿佛自己在他面前赤条条一般。

    穹笑了笑没说什么。

    妖后哪里是甘于沉寂的存在?她背后的蛇妖族压得她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自由。

    早在注意到颂跟妖后糜有接触的时候。穹就猜到妖后很有可能也在想办法帮助颂取得妖王的位子,及至后来曝出妖王伐的两个儿子挪用财库,虎妖贵族栽赃妖后不成反被咬的事情,他就已经有八九分确信了。

    “等你办完这件事,我自然会来找你。”

    “慢着!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血魔的能量,可以起死回生吗?”

    穹歪头望着颂,仿佛不知道颂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你确实将我问倒了,已死的妖,应该是不能复生的。否则,川王或许会复生她的儿子。”穹略做思考答到。

    “我知道了。”颂继续闭目养神。他知道,可以的,他曾经救过昱的性命,而这一点穹并不知道。

    穹转身开门,悄然消失在黑夜里。

    妖王伐去世后这段时间,由于彷和徉失道,虎妖贵族又没个挑大梁的,倒是妖后将整个妖界的事情管理得井井有条,跟妖王伐在世时一样。

    原本不服的妖不是没有,然而妖后这些年从妖王伐那边接手过来的“无能下属”,自发维护 妖后的权威,倒叫心有异议的这些妖不敢说三道四。

    颂找到糜,将穹的话转述给糜听。听完后,糜有些迟疑。

    “你真的想让我这么做?斗篷谜妖行踪诡秘。语默如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我们追踪了这么久,都没能找到他的下落,万一你一直抓不到他,岂不是登顶妖王之位也被这件事给延误了?”

    “你只须照办。”颂不打算解释,斗篷谜妖会自己送上门来给他。他的背后不仅有妖后支持,还有斗篷谜妖谋划。

    “既然你有把握,我立即去安排,这件事不难。”糜点点头。

    “我有个问题想问。”

    “什么问题?尽管问。”糜点点头。

    “醉情酒是什么酒?”

    糜脸上一阵红一阵白,面上一凛,“你怎么知道这种酒的?”

    “听来的。”颂也不说听谁说的。人人看 .

    k3dxs.

    “我当初嫁给妖王伐,他年事已高,不一定对我动男女感情,这醉情酒就是我跟妖王伐成婚前紧急酿出来的,不那么完美的催情酒。”糜倒也不隐瞒。……。

    “详细说说。”颂似乎有点感兴趣,这酒应该跟迷合酒不太一样。

    “醉情酒这个名字是我随意取的,它在迷合酒的基础上提升了效果,可以让喝下混合了醉情酒以及血液的妖,长时间地爱上供血一方。迷合酒重的是合,醉情酒重的却是情。”

    颂的眼睑微微颤了颤,糜竟然能制造出这样神奇的酒?这样岂不是……颂不敢想象,拥有这种酒的妖,能实现怎样的愿望。

    “我就是靠着这种酒,让伐沉迷数十年。不过醉情酒的材料非常难获得,产量极低,而且也并不完美。虽然能够让喝下酒的一方持续数天,乃至数十天地产生爱恋错觉,但随着时间推移,喝这种酒的次数变多,身体跟酒彼此习惯,效果也会慢慢减弱。”

    “妖王伐宠爱了你数十年。效果并没有减弱,你是怎么做到的?”颂不禁问到。

    糜浅浅地笑了笑,眼神里却闪过一丝苦涩,“其实到后来,我已经分不清伐究竟是受醉情酒的影响,还是真的爱我。”

    颂陷入沉默,糜像忽然想到什么,微眯着双眼问到:“难道你……”

    “没有。”颂否认。

    糜掩嘴媚然一笑,“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颂抿嘴不答糜的话。

    “我记得你说过,想要她心甘情愿。”

    “没事的话,我先去休息了。办好我刚才说的事后跟我说一声。”颂起身准备离开。

    “有关醉情酒……”糜开口补充到。“感情有时候本身就是一种错觉,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欺骗了伐。”

    颂顿足,琢磨了一会儿糜的话,没说什么,转身离开。

    在糜忙着草拟倡议书,号召整个妖界追捕斗篷谜妖,并共同推举抓到斗篷谜妖者为妖王的时候,昱和彻终于回到庄园,并且了遇到家族的第一个大危机。

    由于涂看管生石不力,加上隐瞒血魔身份未予上报的事,砚从妖王伐的葬礼上回来后,便开始着手给涂降罪。

    砚无法容忍涂拿着女儿韵支使血魔,先不说那些斗篷谜妖流出来的生石都进了血魔的口袋,光血魔日光城一战展现出来的破坏力,就足以毁灭一整个妖族。这样的存在不能为自己所用。语默如提醒你: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好方便。反而落在涂的手中,不仅族长之位危险,只怕后期脱离掌控后还会有更大的麻烦。

    于是两个月后,涂收到族内的降罪文书,被数名狐妖族侍卫从庄园带去了扩孤城审判。砚要的就是通过掌控涂的生死,从而掌握对血魔的控制。

    昱万万没想到,刚回到庄园,就迎上了母亲缇的眼泪。

    “怎么了?”见一向刚强的母亲眼睛红肿得厉害,昱也急了。#br r# 安在一旁赶紧解释到:“昱哥哥你终于回来了,亚父被狐妖族的侍卫带走了,说他有两大条罪状,必须到扩孤城接受审判。”

    “多久之前的事?”昱浑身一紧,难怪母亲哭成这个样子,恐怕要不是因为母亲猫妖的身份,也会被带去扩孤城。不过,没准是因为狐妖族长想为他留一个报信的。

    “几天前。”

    “我知道了。”昱点头道:“我现在就去扩孤城找父亲,母亲放宽心,我一定想办法将他带回来。” 。